【LL同人翻译】【果鸟海】Love Marginal (2)

原文LuciaHunter

上一章 (1)

 

第一章

    放学后的活动室里,μ's的成员们在紧张的期中考试之后聚在一起放松。早些时候,凛走进来正撞见某一对在旁边的练习室里亲吻,因为她第一个到。而且自然而然会是凛,社团里的其他人在踏进活动室的一刻就会明白过来。

    “……那就是我们怎么在一起的。”真姬说完了故事,眼睛瞥向一边,根本不看其他人的眼睛,右手则以招牌动作绞着头发。值得赞扬的是,女孩只轻轻红了脸。穗乃果原来还以为这个傲娇谈起和妮可的恋情的时候会脸红得像胡萝卜一样。不过看起来她处理得挺好的。

    好笑的是,整个人都ooc了的是妮可。她倒在桌子上,“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

    “不过好甜啊喵!”凛大呼道,“花阳亲和我总是看到你们两个盯着对方看,但我们从没想到你们会在一起了!”

    “而且妮可酱是表白的那个!还这么浪漫!”花阳接道,眼睛里闪着星星。

    “唔、唔,怎么说我也是前辈嘛。我得领导后辈……”妮可结结巴巴地,进行了对取回自己骄傲的虚弱尝试。组合里大部分人尴尬地露出微笑,而花阳则沉浸在自己的白日梦中。穗乃果也走了神,时不时偷偷地往就坐在对面的小鸟那边瞥一两眼。她那超级柔软的头发……要是我的手顺过它的话感觉是怎样的呢。

    海未礼貌地咳嗽一声,试图恢复房间里的秩序,“我想你说过偶像永远都不能谈恋爱。我记得你长篇大论地讲了许多,坚持说如果我们谈恋爱的话就会失去魅力。”

    “如果是在组合内部就没关系!百合的吸引力会弥补这一点的!”妮可宣布道,立即改变了她之前的立场,“你也同意对吧,花阳?”

    “当然了!”花阳支持道,脸上一副坚决的表情,表现出了她通常专为自己对偶像的痴迷而保留的人格。面对两人的反应,海未只是笑笑缓和紧张的空气,同时偷偷向桌子对面的某个女孩投去几瞥目光。

    我……我该怎么办?我的心情……穗乃果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小鸟身上,而小鸟只是一边继续在速写本上涂着她们下次live要穿的服装,一边轻轻哼着曲子。穗乃果听到了一段旋律,认出这是WonderZone,她迷迷糊糊地微笑了一下。不像其他人,小鸟穿着女仆装的时候是那么自然。从温柔的举止到可爱的声音,她的一切都适合这份工作。她能赢得“传说中的女仆Minalisky”的称号一点也不奇怪。如果小鸟能为我端上一杯茶,叫我“大小姐”……

    “穗乃果?你没事吧?”绘里从桌子对面叫道,让姜黄头发的女孩跳了起来,抬起手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无意识地流出了口水,“你脸有点红。发烧了吗?”

    “没!我是说,我很好!谢了绘里酱!不过我可能要第一个回家了嘿嘿,考试真把我累坏了。”

    “啊,穗乃果酱,等等我!”小鸟叫了一声,开始匆匆忙忙地收拾文具,“我妈妈今晚有客人过来,所以我得去你们家的菓子店买点东西。”

    “诶?可以啊~”穗乃果一边等着小鸟收拾好东西,一边不安地努力想出一堆回家路上可以聊的话题。

    一片阴影滑过海未的面容,她也站起来,看起来比平时更加阴沉,“那样的话我要去道场练习弓道了。最近忙着学习都没有怎么练习。”蓝发女孩没有再说什么,拿起包,比另外两个二年生更快地离开了房间。

    “……所以像我说的一样,穿我们学校的针织衫表演就好了。这很有创意,而且我们也不用在这上面花更多时间。”妮可向凛和花阳解释道。她们在房间的角落里单独讨论着。真姬翻开一本书,只是像平时一样读着,仿佛一点都不关心房间里其他的事。不过紫水晶色的眼睛暴露了她真实的想法。它们时不时掠过角落,在妮可身上停留一会儿。每次这么做的时候,她的脸上都会浮出淡淡的红晕。

    绘里疲惫地叹息一声,“我们又要面对一个麻烦的情况了,是吧?”她以气息向希嘟囔道,这样其他人就不会听见。真姬正要翻页的手顿在半途,不过然后就若无其事地做完动作。

    作为回应,希像往常一样,翻开塔罗牌堆最上面的一张,“高塔”。她不寻常地显得有些犹豫,喃喃回应道,“的确马上要有麻烦了呢……”

----------

    一阵冷风吹拂过城市,几片落在地上的叶子滚过街道。太阳低低地挂在天空中,在城里投下长长的影子,将一切都漆成深橙色。快到秋天的末尾了,大部分季节性数目都已经开始落叶,为即将到来的长长寒冷的冬天做准备。还没有落下的叶子则变成了或黄或红的鲜艳色彩,在即将松开它们的树枝上轻微摇晃。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该为秋天写首歌。”穗乃果沉思道,她和小鸟走在安静的小路上,“我们有一首夏天的歌、一首冬天或者圣诞节的歌、一首情人节的歌……”

    小鸟的笑声在穗乃果听起来像玻璃风铃在风中叮叮作响,“你总是可以问问海未酱的。毕竟她才是写所有歌词的人。但我不知道你会在秋天唱些什么。”

    穗乃果的回应则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小鸟,然后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校区边缘出现下坡台阶的地方。在那里她们能看到一副绝美的景象,城市在她们面前铺展开来,暗红和金色的树叶装点着树木。然而夕阳的色彩为这景色染上了一层忧郁。如果独自一人走在这样的路上,姜黄色头发的女孩肯定这层忧郁会让她无比难过。不过,她正和小鸟一起,而且……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抓着小鸟的手。穗乃果没有立即松开,而是稍微握得更紧了一些。她转过脸面对另外那个女孩的时候有些许罪恶感。“很美,是吧?”穗乃果以一种不寻常的忧郁语调问道,努力记住此时此刻。

    “哇——落日真的很漂亮。不过秋天是个悲伤的季节,不是吗?太阳更早落山,天气也渐渐变凉,树叶也都掉了……”

    “不对!很多好吃的东西在秋天才有!像新米啦、秋刀鱼啦、柿子啦、一些蘑菇啦……”这个永远都吃不饱的女孩开始掰手指数着。

    小鸟又咯咯笑了起来,轻轻地从对方手里抽出回了手。“不过我不喜欢看不到太阳。你知道的,太阳会让我想起穗乃果酱。”

    感觉到手无力地垂在空气中,穗乃果的心跳漏了一拍,她猛地转过头,看向服装设计师的脸庞。不过小鸟正沉思地看着城市,她带着忧郁的表情轻声问道,“我说穗乃果酱,你开始练习我们下次live要唱的小组曲了吗?”

    “唔,”μ's的领队回答道,“你说的是花阳酱写歌词的那首,是吧?……因为我们决定自己写小组曲的歌词,而不是都交给海未酱。”

    小鸟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我不知道花阳酱怎么想出了那样的歌词。我读的时候感觉心里很难过。不过我想我能明白她想表达的感情。”

    穗乃果沉默着,努力理解小鸟的话。这只和那位一年生有关,还是她们也一样呢?“我、我想我也明白。”她有些差劲地说道,和平时率直的她一点也不一样。

    两人在沉默中站了一会儿,穗乃果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考虑着该说点什么。不过是那个栗发女孩又一次打破了沉默,“所以读了Love Marginal之后我才把sweet&sweet holiday的歌词写成那样。因为我觉得爱,虽然苦涩,也仍然应该是甜蜜和快乐的。不是花阳酱描述的那样痛苦。我想让她唱出这首歌,然后也相信这一点。你觉得这能行吗?”

    “我肯定如果你相信的话,你的心情一定会传达给她的!”穗乃果乐观地回答道。不久之后,也许我的心情也能传达给你……

    小鸟又笑了起来,开始走下阶梯。“哇,说到sweet&sweet holiday突然让我想吃马卡龙了。一会儿除了那些点心我也应该买点马卡龙的。”

    “等等我小鸟酱!还有还有!我家开的是和菓子店,没有马卡龙卖!”

----------

原文章节注:巧合的是,从演唱会来看,花阳的确是Love Marginal的c位,而小鸟是sweet&sweet holiday的c位。=P


下一章 (3)

评论
热度(4)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