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同人翻译】Soldier Wars (2.3)

原作jstonedd

第一节(1.1)

上一节(2.2)


    即使被三把枪指着脑袋,他的微笑仍没有一丝动摇,他咯咯笑着,“你们要喝一杯吗?你们看起来挺紧张的。我这里有些不错的波本酒。”

   “别动,”真姬磨着牙,“希在哪?”

假总司令手叠在桌上,“我劝你们放弃吧。革命已经开始了,现在的东条将军是不可阻挡的。”

   “东条将军?”海未喃喃说。

   “革命?什么革命?”绘里盘问道,向他走近一步,她的枪稳稳地指着他的头。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杀了我也不会改变什么,”他说,脱下制服的帽子,“你们和我都很清楚我只是个假司令。我早就以我最大的能力为东条将军服务,我愿为她的大业牺牲生命。继续吧,杀了我。”

绘里磨着牙,她的手指恨不得马上扣动扳机。

   “绘里,”海未小声说,提醒她保持冷静。然后,她转向假司令官,说,“你似乎误会我们了。我们不是来这儿阻止东条将军的。”她放下枪,把它插回枪套里。

她的朋友们疑惑地看着她,但她没有作出回应。她坚定的目光直视着司令,他惊讶地仔细看着她。

   “实际上,我们很像。我们也想改变我们的国家。我们甚至为任务弄脏了手。我们杀死我们认为威胁社会的重要人物。”

   男人向后靠在靠背上,眼睛睁大了,“别跟我说……你们是自称Soldiers的人?我都不知道他们真的存在……”

   “是的,我们存在,”海未瞥了一眼真姬和绘里,示意她们放下枪。她们不情不愿地照做了,依旧不信任地盯着假司令官。

   “我们实际上为东条将军除去了在你之前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海未解释道,“你现在正坐在他死的时候坐的椅子上。空气栓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真姬喜欢的手法。”

   “这种方法很干净。”真姬小声说,相对绘里和海未经常用枪造成血肉模糊的状况而言。

   “他死了,因为像他这样肮脏的人不应该占据这么有权力的位子。他死了,因为他是我们使命的敌人,”海未缓缓说,确保自己直视仔细听着的男人,“我们的使命和你的一样,和东条将军的也一样。重新建立我们国家的和谐与平衡。”

   男人扫视她的面容,“那你们为什么拿着枪闯进来,问我将军在哪儿?”

   “因为我们要测试你的忠诚,”海未说,眼睛都没眨一下,真姬和绘里抑制住自己看她的冲动,保持原本的表情,“如果我们威胁你的时候,你告诉了我们所有你知道的事,现在你大概已经死了。但现在我能确定我们在同一战线上,我们都愿为我们的使命牺牲。我们低估了你,我们为此道歉。但这是必要的测试。”

   假司令官眯起眼睛,站起来,举起右手,绘里和真姬迅速摸向他们的枪。

   “天天座秋(TedezaAki),为您效劳。”他说道,像一个老练的士兵一样敬了个礼。

    真姬和绘里迷惑地对视一眼。海未向前一步,回了一礼,“园田海未,感谢你表明忠心。”

    天天座放下手,深深鞠躬表示尊敬,“能与一位Soldier会面是我的荣幸。如果有关你们组织的传言是真的,那么我的价值不足以让我回敬您的目光。”

   “我明白了,我们的名声好于我们本身。”海未说道,向前一步,把手放在天天座的肩上,让他抬起头来,“那样的话你应该知道平等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之一。我们不鄙视他人,我们也不希望自己被摆上神坛。我们一起为共同的使命而战。”

   天天座的眼睛闪闪发光,海未的话引起了她的共鸣,“是,明白!”

   “那么,我们不应该浪费时间,”海未说,转过身有所指地看着真姬和绘里,“将军要我们到前线去。我们该启程了。”

    真姬和绘里慢慢点头,合作地演着戏,因为她们相信海未能处理现在的状况。她是她们之中思维最敏捷的人,即使在她们处于下风的麻烦情况下也能临场想出对策来。

   “我们走吧。”绘里小声说,向真姬点点头。她跟着她走出了房间。

海未转向天天座,“我想你这边一切都很顺利?”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男人回答道,再次戴上帽子,调整它的位置,“船只已经准备好了。明早拦截将从东京港开始。”

   那么一切都指向了港口封锁,像她们之前推测的那样。海未清了清嗓子,“没什么能阻止它了,是吧?”

   天天座点头,“我听从将军的建议,消除了一切失败的风险。即使我死了,命令也无法撤回。”

   海未握紧拳头。她已经很接近真相了,但不敢再进一步试探,因为这只会暴露她知道得太少的事实。“很好,”她说,“东条将军真的考虑了所有东西。即使是你不知道的东西也很重要。”

   “这是我崇敬她的地方,”天天座说,手放在心脏上方,“我完全没有考虑过那些可能性……当她告诉我利用自己的士兵,为了我们的事业说服他们,我很震惊。没有通过欺骗或是武力手段来使我的命令得到执行,我有了比这强大得多的支持——我的士兵们的忠诚。”

   海未保持着冷静的外表,虽然她在明白过来的时候感到一阵激动。海未现在知道希是怎么不借助外部力量完全控制海军的了。

   “当然了,”她小声说,比起对天天座更像在对自己说,“多么简单……前一个司令官是个用自己残酷的主意把军队拆分开来取乐的卑鄙男人。他死的时候,海军正处在士气和团结的最低谷。他留下了一个迫切需要填满的沟壑。当你再次给了他们一个目的,一个肩并肩为之战斗的共同目标的时候,他们复活了。”

   海未长出一口气,“以忠诚而不是压迫的控制力来领导人们——更多的战役是这么打赢的。”

   天天座露出大大的笑容,“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誓死跟随东条将军!因为只有她能领导这场即将打响的战争,只有她能将这个国家带向平衡。她是将军,我们将生命交付给她,因为我们知道她珍惜它们。”

   他笑容中的扭曲和眼睛里的闪光带着一丝疯狂的色彩,然后他期待地盯着海未,等着听到一个会支持他的想法的回答。

   海未嘴角翘起,露出一个阴沉的笑容,“是的,她是将军。而我们是Soldiers(士兵)。”

   天天座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右勾拳就打在他的脑袋上,让他倒在地上前就昏了过去。

   一直在门外听着动静的绘里和真姬冲进房间里,她们的枪指着天天座。

   “他昏过去了,”真姬小声说,放下武器,“我们要怎么做?杀了他?”

   海未活动着右手,刚刚那一拳造成的指关节疼痛让她嘶嘶吸着气,“杀了他会违反我们的原则。他不应为希的计划负责。”海未用左手在天天座的桌子下安了一个窃听器。

   “那该怎么办?我们不能让他躺在这儿,”绘里说,活动了一下左肩,虽然她吃了止痛片,但弹伤还是让她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等他醒过来,他就会告诉希我们在追查她了。”

   “这她已经知道了,”海未反驳道,“你真的觉得她不会计算到我们的介入吗?在利用我们背叛你之后?她当然知道我们在追查她。”

绘里咬着牙,清楚海未是对的,但是提到背叛的事还是让她觉得伤心。

   “我们先把他绑起来吧,”真姬建议道,不希望她的朋友们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吵起来,“之后再讨论其他事。”

   但是接近房间的说话声迫使她们改变计划。她们迅速互相看了一眼,都无声地同意丢下天天座逃跑。

   三人都成功地离开了大楼,没有引起注意。因为她们的正装打扮,路上遇到她们的人都以为她们是高级别官员。

   她们一坐上车,海未就启动窃听器,打开了中央控制面板上的小音响。音响发出的声音一开始有些扭曲刺耳,但扭动几个旋钮后,连接稳定了下来。

   “——救护车在路上了。”

   “好。送他到医务室去。”

   “是,长官!”

   没人说话,音响安静了,在绘里以为音响又出现了连接故障的时候,新的嗓音传了出来了。

   “长官,那明天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他的情况看起来很糟。打晕了他的人,清楚地知道打在什么地方能导致脑震荡。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可能会一直昏迷不醒。”

   “这不会改变什么。从一开始他就不重要。他只是个棋子,像我们所有人一样。”

   “长官,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回到岗位上去。”

   “是,长官!”

   脚步声渐渐减弱,直到门关上。从连接那头传来的只有寂静。

   海未关掉音响,慢慢抬头,对上绘里和真姬失落的凝视。

   “天天座没有说谎,”海未低声说,让自己的脑袋跌在头枕上,“命令无法撤回。有他没他,封锁都会进行。”

   “另外那个人是谁?”真姬捏紧拳头,抑制住一拳打在什么东西上的冲动,“那个人明显知道他们全都是希的傀儡。他自己这么说的,他们都是棋子……希控制的一场比赛(游戏)里的棋子。但听起来他一点都不在乎。实际上,他听起来……”

   “像是他很自豪能参与到希的比赛(游戏)当中。”绘里替她说完。

她们都沉默了。没有人想再说话。正当她们以为自己领先希一步的时候,她透露了自己从一开始就领先她们三步。

-----------------

   某座位于东京金融区中心的摩天大楼的28层是一家缩写为ES机构的办公室。来人必须先在电梯里插入磁卡,才能按下到达该楼层的按钮,否则电梯不会启动。但即使是某个没有权限的人成功地进入了那层楼,他们也没有办法通过指纹和虹膜验证进入办公室。他们会被困在电梯门和一面漆成深色的玻璃幕墙之间。

   ES登记为一家环境机构,为公司提供有关环保生产的咨询。除了这一点点信息之外,没有这家机构以外的人了解他们所牵涉的活动。不管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工作都是利益丰厚且隐秘的。没有其他的公司认为有必要在办公室采取这么严密的安保措施。这栋大楼里其他的办公室都能直接进入。但28层是个例外。

   大部分人能理解这些安保措施。一家和各种生产公司打交道的环境机构可能感觉需要一定的保护,因为他们的环保目标和大部分公司的利益目的相悖。他们相信会有公司派出间谍,或者雇佣黑客破坏ES。

   但是在所有推测之上的真相只有一个:整个28层是个只有三人的办公室。而且她们和环境工作也没什么关系,在气候的那个意义上没有。

   “好极了,”真姬咕哝道,扯下领带随意地扔到身后,“我们要怎么阻止一整支舰队封锁东京湾的港口?”

   她看着绘里从冰箱里取出碎冰,在玻璃杯里倒了大量伏特加后加了一点进去。

   “别告诉我你要喝这个。”

   “当然不,”绘里回答,拿起玻璃杯递给海未,海未接下杯子,感激地点点头,“这是给海未的。”

   金发美人拿起瓶子,直接把伏特加倒进嘴里,眉头都没皱一下。

真姬看得目瞪口呆。

   再次把伏特加酒瓶放在桌上,绘里满足地感叹一声“哈啦休”,擦擦湿润的嘴唇,“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喝酒的理由了。”

   “我不明白你怎么能那么喝。”海未喃喃说,仍然试探地小口啜着自己的酒。

    真姬来回瞪着海未和绘里。她们应该是比她年长,比她更理智的前辈,但看起来她们已经不再是这个角色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呆在你的办公室里,”真姬恼怒地说,指着绘里工作桌旁边摆着几十瓶昂贵酒品的酒柜,“你干嘛一定要跟随年长商人在办公室里放些威士忌的刻板印象?”

   “那不是威士忌,”绘里以中性的语调回答,又从酒瓶里小口喝了一点,“那是从俄罗斯进口的最好的伏特加。”

   “说得好像这种刻板印象没那么糟糕一样,”真姬对着自己紧握在面前的双手喃喃说,“然后是什么,古巴雪茄?”

   “实际上,我更喜欢多米尼加共和国雪茄的温和感。”绘里走向工作台,拉开抽屉,拿出一个雪茄盒。

   “你一定是在逗我。”真姬双手埋在头发里,看着金发女子拿出两支雪茄,递了一支给海未另一支放在自己双唇间的。真姬想叫绘里把所有分散注意力的东西拿走,认真起来。当她们慢慢点燃雪茄较粗的一头时,真姬的话说不出来了。

   “你们两个。”她小声说。当绘里和海未疑惑地看着她,平静地吐出一口烟雾的时候,她感到一股怒气升起。“全国动乱就要爆发了,无辜的人可能会在明天的封锁里受伤。而你们就在这儿,表现得像是这些对你们都没影响一样!你们怎么回事,你们一点都不关心了吗?”

   绘里往空气里呼出一口烟,“我们当然关心。但现在我们没有能做的事了。我们输了。希赢了。所有我们能做的,就是等下一局比赛开始。”

   “什么?”真姬转向海未,后者正努力保持表情平静地喝伏特加,“海未,别告诉我你也是这么想的。”

   海未陷在扶手椅里,看起来很疲倦,“我两天没睡了。我还没换下穿到晚会上去的衣服。而且除了在全国范围内被通缉之外,我再也见不到小鸟了。抱歉,真姬,但我想自私几秒钟。”

   “但是,”真姬失望地扯着领子,觉得自己似乎呼吸不到足够的空气,“你不能!你是海未,你总是理智的,你现在不能自私。是你耍了天天座让他相信我们的!是你发现希的计划的。在那之后你怎么能保持冷漠?”

   “真姬,”绘里叹口气,靠在扶手椅的椅背上,“我们已经想过了所有可能了。如果有一种阻止明天到来,我们会行动的。但是我们不能,我们只能等待观察,直到再次洗牌。”

   “但是——”

   “我们已经排除所有可能了,”海未说,转动手里的雪茄,“我们没法胁迫希的傀儡做任何事,因为他们没有家人,也没有亲近的人。更糟的是,他们已经准备好为她而死。我们也不能杀了他们全部人,因为如果几十个政府官员都在同一天被杀的话会引起群体性恐慌。而且我们也没有时间说服他们放弃自己的任务。希用了几年建立起自己的忠诚网络,我们怎么能在24小时内摧毁它?”

   绘里揉揉疲倦的眼睛,“面对现实吧,真姬,我们只能等待希的下一步行动。但这一回合的胜负已经注定了。她考虑到了所有事,考虑到了我们能采取的任何行动。”

   “那可能没错,但……你们两个……”真姬发出一声失望的大吼。她脱下外套丢在角落里,然后卷起衬衫的袖子。

   “你们怎么能站在边上看着,什么都不做?”她气愤地说,从绘里手里夺走酒瓶,“你们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放弃?你现在做的事,让你看起来像个可怜虫。”

   她的话击中了绘里的痛处。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再说一遍。我赌你不敢。”

   “绘里,”海未警告道,“真姬,别。”

   真姬拍掉绘里手里的雪茄,“我说你像个可怜虫。”

   伏特加的瓶子摔在地上,玻璃碎片四处飞溅,但是没人在乎地上一团糟的情况,因为绘里伸出胳膊夹住了真姬的脑袋。

   海未站起来干涉,但是真姬猛地用头向后撞了绘里的额头一下,她放开了她。真姬捉住绘里的一只胳膊,想扭动一圈,但是金发女子预见到了这个动作,于是迅速地转开身体,从真姬的手里挣脱。

   “别打了!”海未大喊,在真姬朝绘里的脸打出一拳之前用右手抓住她的手腕,同时用左臂挡开了绘里的高踢。她把两人推开,站在她们中间。

   “你们在想些什么啊?”她嘶声道,怒目瞪着两个朋友。她们已经因为短暂的交锋气喘吁吁,这仅仅证实了她们没有力气浪费在自己之间的打斗中。“现在没有时间打架。看看你都干了什么,绘里的肩膀又出血了。”

   “我没事。”绘里咬紧牙关说道,转过身去检查伤口。

   “啊,很抱歉我想让你现实点,”真姬说,越过海未的肩膀瞪着绘里的背影,“我们的国家可能要崩塌了,然而我们坐在这里,准备什么都不做。Soldiers不是这么做事的。”

   “真姬,”海未叹了口气,“这不是我们平常的任务之一。这件事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即使我们有六位能干的IT专家,我们只有三人能在前线作战。三个暗杀者能做什么来阻止海上封锁?”

   “那我们在其他秘密群体里的人脉呢?髙坂家呢?我们的军火商,星空家?那会倍增我们的战力,”真姬说,声音里带着一丝绝望,因为她不能相信没有办法反转这一局比赛。

   “但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提供足以反抗这么大规模军事调遣的力量,”海未摇摇头。

   真姬听着海未一句句打碎她的希望的话语,感到越来越失望,她转开头,“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失去了斗志,因为你们失去了拥有你们的人。”

   “什么?”

   绘里转过头来。她和海未都以僵硬的表情盯着真姬。

   “你听见我的话了,”真姬冷静地说,“没有了希和小鸟,你们两个变得软弱。我能感到你们开始对周围越来越漠不关心。”

   海未本能地上前一步,像是要打真姬一拳,但她停下了。海未低头看着自己紧握的拳头,嘶声道,“如果我能让时间倒流,我会留下来和小鸟一起。那样绘里就不会受伤,她或许能阻止希,然后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抬起头,坚定地看着真姬,“随便你怎么说我吧,但我不软弱。如果我软弱的话,我就会抛弃作为一个Soldier的责任和小鸟私奔了。如果我不关心我们的使命的话,我就会让警察抓住我,因为我更盼望再见到小鸟。但我没有。我背弃了自己的心,做出了我应该做的选择,所以别说我软弱或是漠不关心了。”

   真姬双手埋在头发里,“但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你们像现在这样——”

   “你不明白,”绘里阴郁地说,“你仍然能回到家里,清楚地知道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妮可也会回家。你仍然可以看着手指上的戒指,不会感觉像是胸口中了一枪。”

   真姬抬起左手,盯着自己的婚戒。看见刻在金质戒指上的她和妮可的姓名缩写让她心跳加速,让她从心里暖和起来。她想见她。她想抱住她亲吻她,确认她还在。

   “你没有失去所有,”绘里低声说,“你还有你的妻子。你知道她对你的感情,你知道她对你一定是认真的,因为她和你结婚了。但是我……”绘里的声音出现了裂痕,“我从来都没有机会向希求婚。我甚至不知道她会不会说愿意。我再也不了解她的任何事了,我甚至无法分辨她有没有对我认真过。”

   真姬感觉自己的嗓子变干了,“绘里……”

   绘里重重跌在扶手椅上,脸埋在双手里,“我以为我了解她的事……都是谎言。我完全不了解她。但她了解我的所有事,还是对我做了这些。”

   “我……”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停下来,从绘里或是海未角度思考,真姬感觉负罪感加在了她已经沉重的心情上。她没有想过她们两个承受了多少。到现在为止,她们一直保持着坚强的外表,所以真姬才忘了在外表下脆弱的两人。

   “对不起。我说你自私,但我才是那个自私的人。”

   真姬不想去想象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会有何感受。但对于她来说,幸运之处在于,妮可不太可能过着双重生活,因为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脚步都记录在录像或是照片里,不管是职业摄影师拍的,还是狗仔队或者粉丝们拍的。一直以来,矢泽妮可都是个偶像。

   红发女子转向海未,“我真的很抱歉。我其实很期盼你的婚礼,即使在我说我不想去的时候也是。”

   海未轻轻笑了,“我知道。小鸟告诉我你因为不知道穿什么去十分烦躁。”

   真姬瞥了一眼在过去24小时内失去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的两个朋友,“所以现在呢?我们就真的只是等待观察吗?”

   “看起来是这样,”海未悄声说。绘里没有抬头。

   真姬让自己陷在一张椅子里,“我猜我们也有自己的极限吧。如果希已经预料到了我们每一步针对她的行动……”

   “等等,”绘里突然抬头,她红红的眼睛表明她无声地哭泣过,“再说一遍。”

   真姬和海未迷惑地对视一眼,然后慢慢不确定地重复道,“希预料到了每一步针对她的行动?”

   绘里从桌子上抓起平板,按亮屏幕,“就是它。”

   “什么?”

   真姬疑惑地看着海未,海未看起也一样迷惑。

   绘里没有抬头,手指迅速地在平板上打字,“还有打败希的办法。”

   真姬和海未坐直了,“解释一下。”

   “她为每一步针对她的行动准备了计划,因为她了解我们。她知道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阻止她。她预想我们会以所有我们能够的办法攻击她,她的作战以此为基础。但有一件事她没有预料到,”绘里抬起头,“那就是我们做对她有利的事。”

   真姬的眼睛睁大了。海未摇摇头,她的表情很警觉,“别告诉我说你打算……不,这太冒险了,我们无法预测后果!”

   绘里继续在平板上打字,没有被劝住,“我正在联系IT队伍中的所有人。我们需要每个人参与到这次行动当中。”

   “等一下,绘里,你不觉得这太疯狂了吗?”真姬不可置信地问,“我们不能控制这个,它可能会失控!”

   但绘里摇摇头,“不,这一定是能打败希的办法。希很确定她对我们性格的判断,她犯了个错误,没有考虑到计算失误。她能赢,只是因为我们像她预测的那样行动。如果我们努力做出最好的行动,我们就输了。只要我们努力,我们就输了。”

   来了视频通话的请求,平板振动起来。绘里接受了通话请求,“所以你怎么认为,小泉?”

   屏幕里的女子推了一下眼镜,“会……会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应该可以实现,我想。时间很重要。要在明天得到最好的效果,我们现在就得开始。我们要在晚间新闻之前成功。”

   “那么就不要浪费更多时间了,”绘里严厉地说,“请立即开始吧。就靠你们了。”


下一节(3.1)

评论
热度(62)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