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同人翻译】Soldier Wars (3.3)

原作jstonedd

第一节 (1.1)

上一节 (3.2)


    绘里的眼睫毛拍动着,她睁开眼,迷惑地眨了眨,“我睡了多久?”

    “二十分钟,”海未看了一眼手表说,“我想你需要小睡一会儿。”

    “是啊,”绘里说,揉着困倦的眼睛。刚刚的小睡根本算不上休息。她正想告诉海未她梦到了什么,工作桌上的平板突然振动起来,表明有人发起了视频通话。绘里迅速拿到平板按亮屏幕。

    “小泉?”

    屏幕里的女子看起来很累但很满意,“请打开电视。”

    海未抓起咖啡桌上的遥控器,打开她们办公室里占了半面墙壁的巨大屏幕,“晚间新闻!”

    “几乎每个频道都在报道,”小泉说,调整了一下眼镜,“一些机构计划明天关闭,以保证安全。学校、大使馆和政府行政大楼都受到影响。警察正在准备保护政府大楼。”

    电视是静音的。绘里和海未更喜欢听小泉的总结,因为她说的更短,也更在点子上。在她告诉她们详细的时候,新闻频道播放了几张社交网络上人们对这次示威反应的截图。

    这次示威被称为“新平等运动”,它被描述为国内一次革命性的转变,因为它表现出人们从未见过的统一与团结。全国民众都被点燃了,每个人都准备好参加到变革中,无论老幼。年长者想挽回过去的不作为,为孩子们争取更好的未来。年轻人则想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塑造出他们愿意变老的世界。

    如果他们现在不示威的话,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得到大声喊出胸中伤痛?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再次为自己的未来而战?每个人都想在生活中找到目的,得到成就。每个人都想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让宇宙变得不同。直到现在,他们一直在生活中没有方向地随波逐流,一直为明天而活因为今天总是不够好。而现在,他们终于找到能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活着的东西,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声音很重要。

    他们只是想感觉到自己重要。他们不想沉没在物质资本系统里,在那里一个人的价值仅仅体现在财富、社会地位和学习成绩上。在一场对上层社会有利的比赛里,注定会有既不能改变也不能逃脱他们命运的失败者。

    但是新平等运动是他们得到话语权的机会。让每个人知道,是的,他们的确出生在生活中失败的一面,但生活不是一场比赛。应该既没有输的,也没有赢的一方。每个人都应该有相同的机会能有价值地生活。

    “所有的社交网站都在火热的讨论这个话题,”小泉报告说,“像洪水一样淹没了全国。每个有社交网站账号的人现在都看过或者听说过它了。如果减掉我们生成的点击数和编写的微博文章,全国还有超过七百万人参加明天的示威活动。仅仅在东京我们也可以期待超过一百万的数字。全部基础设施都将不能运作。”

    “超过七百万?”海未难以置信地重复道,“你确定?”

    “是的,园田小姐。”小泉因为被质疑听起来有些不快,“那是我们现在的计算。夜里数字会发生变化,虽然下降是不太可能的。”

    “发生动乱的可能性有多大?”绘里探问道,“我要求的几点都包括了吗?”

    “当然。暴动的可能性不会被低估,因为我们面对着巨大的人数。不过我们保证注重在和平的宣传上,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收到的也都是积极的反馈。”

    绘里满意地点头。她正想感谢小泉和她的团队的时候,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

    海未从椅子上警觉地站起来。绘里盯着桌子上响着的电话。

    “一切都还好吗?”小泉不确定的声音从平板里传出来。

    “小泉,我需要你追踪打来我办公室的人,无论是谁。”绘里绷紧的声音道。小泉点点头,马上开始工作。

    那部电话她们从来不用,安电话只是因为必须提供一个号码才能租下大厦里一层楼。这样万一有访客的话,前台才能找到她们。

    她按下免提,接通了电话。“我是绚濑绘里,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您好,这里是前台。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们将转接南集团拨来的电话。”

    海未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绘里和她交换了一个紧张的眼神。海未犹豫地点了头,绘里说,“好的,请转接吧。”

    “请稍等。”

    电话咔哒一声。

    “你好,绘里。”

    绘里陷进椅子里,感觉胸腔收紧了,“希……”

    “我想你了。”希的声音听起来柔柔的。绘里的手颤抖起来。

    “你想怎么样?”海未严厉地说,不相信那个女人在不现身的情况下还能操纵绘里的感情。

    “海未……我听说了你的事,真的很遗憾。小鸟之前一直在说婚礼的事。我希望你现在还好?”

    海未转过头去,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你要玩什么把戏?”

    “把戏?”希疑问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我知道了。我失去了你所有的信任,是吧?”

    “让你很惊讶吗?”海未嘘声道。她担心地看着绘里,绘里的难过表情在她脸上留下印痕。

    “事情变成这样我很抱歉,”希说,听起来很真诚,“我从来不想把你列为我的目标,绘里,请听我说,我知道你为发生的所有事责备自己,但我迟早都会完成我的任务。我知道我不能同时留下你和我的计划,我知道到了某个时候我必须做出选择。”

    “别听她说,”绘里思念地瞥了电话一眼,海未愤怒地说。

    “绘里,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离开你的那晚让我很受伤,我真的考虑过放弃整个计划。但我想某天你会明白的。或许比你认为得还要早。”

    绘里的眼睛瞪大了,“希……”

    海未拿起绘里的平板,和小泉的视频通话还没有结束。

    “小泉,电话是从哪里打来的?”她悄声说。

    “是个登记在南集团名下的号码,但我需要更多时间来找到精确的地点。可能在南集团楼塔的任何地方。”迅速的回答混在鼠标点击声和键盘急速敲击的声音里。

    “希,你在哪儿?”绘里说,绝望的声音,“我们能补救这一切。我们不一定要互相战斗。”

    “我们真的不用,”希以难过的语气低声说,“我从来不想成为你的敌人,绘里。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嘁,”海未的声音穿过她紧咬的牙齿,“不可能。”

    “示威不会改变什么的,”希说,没有回应海未,“政府只会开空头支票,像他们以前一直做的一样,然后一旦示威的风潮过去,他们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我需要更大的动乱,我需要它毁灭整个城市,否则我没法完成任务。”

    “别,”绘里乞求道,紧紧握着电话,“告诉我你在哪儿,我们会一起想出解决办法来的。”

    “绘里……”希的声音很温柔,“别再用我不被允许拥有的东西来诱惑我了。和你在一起感觉像一场美丽的梦一样,但在我被现实需要着的时候,我不能让自己因为一个梦分心。一个远不如我们的梦浪漫的现实”

    “希——”

    “请不要追我。我请求你不要。我不想让你处在危险的位置上。特别是你,海未。如果你被抓的话只会伤害到小鸟,因为她了解你的情况的方式,只有在每个新闻媒体上看见你的名字和你做过的坏事。”

    海未攥紧拳头,“说的好像我不知道一样。”

    “那么请不要跟着我了。我请求你。”

    “对不起,”海未阴冷地说,“我做不到。”

    “我也很抱歉,”希回应说,温柔地,“希望有天你能原谅我。”

    海未没有说话。

    “绘里……再见。”

    “不,希,不要……”

    “请永远别认为我不爱你。我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你。”

    电话滴一声,挂断了。绘里一拳砸在桌子上,痛苦地大吼一声。

    “我们追踪到她了,”小泉说,没有被绘里的吼声影响,“南集团楼塔,26楼的行政办公室。但我怀疑你到的时候她是不是还在那里。”

    “没关系,”海未说,检查她的枪,“我们还是需要去她去过的地方,这样才能得到她会去哪里的提示。”

    “海未,你不能去,”绘里疲倦地说,“每个在南集团工作的人都太熟悉你的脸了。让我一个人处理这事吧。”

    “不行,绝对不行,”海未拒绝道,“带着肩伤的你不在巅峰状态。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在我们可能会对抗希的情况下就更不行。而且现在是晚上,那里不会还有很多人。”

    绘里感觉到和下定决心的海未争执只会浪费几乎没了的力气,她点了点头。每一秒都很宝贵,如果想增加抓到希的机会的话,她们要快速行动。

    “我们走。”

------------------

    晚上九点,只有几个人在南集团塔楼加班。入口大堂前台空空的,也没有看到保安。

    海未只来过小鸟工作地点一次,而且在两人差点被人发现在小鸟的办公室里脱对方衣服之后,海未就拒绝再在工作时间来看未婚妻了。她们两都需要保持好职业声誉。或者说至少,小鸟还需要。海未现在是全国级别最高的通缉犯里的一员了。

    “小泉发了OK,”海未瞥了一眼手机之后小声说,“监控录像已经断开,这段时间里的录像会被去年的某段记录换掉。日志文件会改写。我们走。”

    绘里点点头,感觉肾上腺素活动了起来。她需要保持警觉,只要再坚持过一个小小的任务就好。

    她们迈步进入高楼,迅速径直走向升降梯,没有扣上的西装外套扑扇着。没有遇到任何人。如果她们遇到的话,她们凌乱的衣服会马上引起怀疑。

    绘里脱掉了领带,解开了弄皱的领子,衬衫的边缘也没有塞在裤子里。她的西装脏兮兮的,沾了洒出来的伏特加和血,因为和真姬短暂的打斗她肩上的伤口裂开了。但是太专注于任务的她无法被任何东西扰乱心神,根本没注意到痛感。

    除了外表上干净一些,海未也没比绘里好到哪里去。她已经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小时没有睡觉,一直在逃亡了,现在还能睁开眼睛仅仅因为她担心自己闭上眼睛超过一秒就会昏迷。

    电梯里轻柔的音乐像温柔的摇篮曲一样包裹了她们,她们终于意识到实际上她们离倒下是多么近。她们无法站立太久,需要马上躺下休息。

    “我们快点完成吧,”绘里低声说,快速眨着眼防止视野变得模糊。止痛药的副作用开始显现,她的思维变得迟钝,“我没法撑过第二个坐立难安的晚上了。”

    “我也不能。”海未抓着领带咕哝道。

    升降梯停在26楼,打开了门。海未和绘里坚定地对望一眼,她们的视野再次变得清晰了。现在的她们承担不了犯错的后果。

    这个时间没有人还在工作,整层楼的灯都熄着,对于海未和绘里来说正好,因为她们两个都喜欢在黑暗中行动。她们摸出枪支握好,潜行到标着“行政处”的门前。

    绘里凝视着海未,后者点点头。金发女子按下门把手,海未一脚将门踢开,端着枪第一个冲进房间里,绘里紧紧跟在她身后。

    房间漆黑一片,像死一般寂静。

    海未放低枪口,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支小小的手电筒,在房间里四处照射,最后手电筒的光停在办公室的电话上。她走近电话,发现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尘,海未眯起眼睛。

    “绘里,”海未警觉地嘶声道,迅速转向她的朋友,“电话不是从这里打出的,只是用了这个号码而已。希根本没来过。”

    “不,”绘里睁大眼睛,“我们被设计了。”

    “正解。”然后灯亮了。

    海未和绘里挡着眼睛,没有办法做出反应,因为她们被不自然的灯光闪晕了眼。这灯太亮了,不可能是顶灯而已。有人故意将一个巨大的手电筒对准她们。

    “终于抓到你了。”

    海未的枪被夺走,她被摁在墙上,右脸压着冰冷的墙面。她的手臂被粗暴地拉到背后,这样身后的人就能给她戴上手铐。

    “绘里……”

    但她的朋友已经被压到地上趴着,双手也被铐在背后。

    巨大的手电筒灭了,现在房间里只有温暖的顶灯亮着。绘里眨眨眼,抬起头,看见三个警察穿着防弹背心,端着枪指着她。她让头再次落在地上,闭上眼睛。都结束了。

    “我说过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送进监狱的……园田海未,你因谋杀优木宙良被逮捕了。”


下一节 (4.1)

评论
热度(44)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