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同人翻译】Soldier Wars (4.1)

原作jstonedd

第一节(1.1)

上一节 (3.3)


第四章  瞄准


    “园田海未,你因谋杀优木宙良被逮捕了。”

    海未认出这个嗓音的时候屏住了呼吸。她转过头,盯着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你……”

    英玲奈表情冰冷,她说,“是的,我。还是说你忘记我了,园田?”

    在英玲奈背后,三个警官的枪口对着海未。没有希望了,海未已经没有再逃脱一次的运气了。

    “你将作为园田海未的共犯被一同带走审讯。”一名警察对绘里说。他粗鲁地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无视她痛苦的大叫。“还有,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有持枪许可的话,你会被以非法持有武器的罪名起诉。”

    “对你来说也是一样,园田,”英玲奈阴郁地说,推了海未一把让她动起来,“做了那些事之后,你终究会受到正义的审判。”

    海未和绘里被押出房间,进入电梯,她们身侧各有三个警察,一共六人押送她们。

    海未不敢抬头。她还怎么能正视绘里的眼睛?她早就知道她们现在太累了,不能做好万全的计划,早知道她们已经精疲力尽,不能打斗。尽管希表现得这么明显,她们甚至没有考虑过她设置陷阱的可能。她们也没有感觉到附近有七个人,在黑暗中潜伏着等待她们。

    但是绘里想的和她一样,因为把海未拖下水责备自己。她知道对于海未来说追踪希并不像这事对于自己一样重要,她的朋友不想让她一个人去,所以她才和自己面临了同样的命运。

    “你大概想知道我和警察在一起干嘛吧,”英玲奈说,享受着海未被打败的场景。

    “并没特别想,”海未平淡地说,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即使被抓了,她也还是会高高昂着头。她不会失去尊严和骄傲,她必须保持坚强。为了绘里。为了小鸟,她很快就会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了。海未的心脏疼痛起来。这不是她想象过再见到小鸟的方式。

    英玲奈沉下脸,“还是这么傲慢……但你的傲慢最终毁灭了你。你知道你树了个劲敌吗?因为半个小时前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告诉我会在这里抓到你。”

    绘里咬紧牙关。不论她们做什么,希似乎总是领先她们两步,总是知道应该拉哪根线能让整个计划坍塌。

    海未奇怪希是怎么知道英玲奈在追她的。她越来越看不明白了,而且她的头脑也没在合适的分析状态。她能想到的唯一就是她输了。她被抓了。如果现在她和绘里不逃掉的话,她们就再也没有自由行动的可能。但逃跑是不可能的,她们很疲倦,也没有武器,被武装的警察包围着,即使她们真能逃掉,在虚弱的状态下她们又能跑多远?

    电梯轻轻“叮”了一声停下,电梯门打开,将大堂更多武装警察呈现在她们眼前。但他们不是唯一在场的人,一些好奇的南集团职员也聚集在大堂,他们认出海未的时候大吃一惊,不相信自己看见小鸟的未婚妻戴着手铐。

    “走。”

    绘里和海未被推出电梯的时候绊了一下。人们开始低声交谈并指指点点。

    “感觉如何,”英玲奈在海未身后低语道,“知道你是个渣滓的时候?知道你是羞辱了南家姓氏的时候?”

    海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问,“杏树怎么样了?”

    海未似乎闲谈一样随意的语调让英玲奈有些迷惑,她的表情不太友好,“等看到你在监狱里的时候她会更好的。”

    绘里瞥了眼身边的海未,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她不认识英玲奈,也不知道她和优木杏树的关系。

    她们被带到外面,三辆警车在等着。

    “监狱里见。”英玲奈阴沉地笑着说,看着海未被推进最后一辆面包车,绘里也跟着她上了车。

    “我们在警局再与你汇合。”一个女警官告诉英玲奈,她点点头,然后上了另外一辆警车。

    绘里和海未面对面坐着,她们两侧都各坐了一个警官,总共四人看着。她们脚边摆着一个巨大的塞满东西的包。

    车门关上,车子开始启动,跟上前面其他的车子。

    “对不起,”海未和绘里对视的时候用眼睛说。金发女子摇摇头。她也有错,执意要找到希的人是她。

    在那一刻,她们都不能思考。她们都因身体和情感上的精疲力尽几乎要晕过去。她们刚刚失去了一切,现在再也不关心任何事了。

    她们朦胧的眼睛盯着染色玻璃窗外,看见前面的警车转左,然后红灯亮了,于是她们的车停了下来,离开了队伍。几秒钟后,灯变绿了,她们的车子直走开过路口。

    绘里和海未警觉地对望一眼。为什么她们没跟着其他警车?

    “掐着精确时间的行动就留给翼吧。”开车的女警官突然说。

    坐在海未左边的警察解开了海未的手铐。他的一个同事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拿下了绘里的手铐。

    绘里和海未不敢动,即使她们现在实际上已经自由了。

    “你们还好吧?”司机问,看着后视镜微笑着。海未惊讶地张开嘴,她认出了那双闪光的蓝眼睛,总是溢满乐观,以天真无邪的假象欺骗她的敌人。

    “高坂穗乃果?”

    “是我本人哦,”穗乃果露齿笑道,提起警帽打个招呼,“花阳打了个电话给我们,说她担心你们两个会被抓,所以我们就来了。”

    绘里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盯着这个假警察。等她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她陷进椅子里,双手捂住脸,因为纯粹的安心想哭出来。

    海未感觉自己被困在水下这么久之后终于又能呼吸了,她闭上眼睛。还没有结束。不会这样就结束的。

    假警察们脱下防弹背心和制服,堆在地上。一个人打开她们脚边巨大的袋子,拿出新衬衫、领带和西装外套。

    绘里和海未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在车里换上了西装。

    “啊,我也等不及换下这身衣服了。”穗乃果说,通过后视镜瞥了他们一眼。

    “很抱歉没有干净的衣服让你们更换,绚濑小姐,园田小姐,”男人中的一个俯首道,“如果我们知道你们情况的话,本可以给你们带一套来的。”

    “不,没关系。”

    绘里和海未因为没有被抓大大松了一口气,现在没工夫在意外表。

    “穗乃果,我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够。”海未说,不相信地摇摇头,“我真的以为我们完了。”

    “你看起来也像。我感觉太糟了,几乎想马上表明身份。”穗乃果咯咯笑了一声。她眨了一下眼,“没关系的,不过。”

    “但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混进来的,他们没注意到多出来的人吗?”

    “没那么难,”穗乃果回答道,微笑着,“只是翻翻通讯录罢了。警局里的某个人欠了我一个人情,我留着救急的。我猜现在起作用了吧。”

    绘里闭上眼,“果然髙坂家在哪里都有人脉。”

    穗乃果咯咯笑着,作为回答。

    “所以,”海未看着窗外,“你现在要把我们带到哪去?”

    “你们一定累了,”穗乃果关心地回答说,“所以我们为你们安排了一个酒店套间,因为你们需要休息。”

    虽然想着她们没有时间休息了,绘里和海未找不到反驳的力气。睡眠是她们一直需要的东西。

    “我们运气很好,在最后关头订到了套间,”穗乃果说,在等红灯的时候手指敲着方向盘,“看起来有些游客因为害怕明天的示威取消了预定。”

    穗乃果转过头凝视着后面的两个女人,“是真的吗?你们真的黑了整个社交平台,散布示威的消息?”

    绘里只是点点头。

    穗乃果吹了个口哨,颇受感动,交通灯变绿的时候及时转回头,“我不知道Soldiers总部发生了什么,但听起来好有趣。”

    海未鼻子哼了一声,“这不是你真的想要的那种乐趣。”

    “是啊,”穗乃果说,“我总是因为你们做的事憧憬你们。我永远没法做到的。但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尽力帮助你们。”

    “比我们需要的帮助要多,”海未说,“你今天救了我们,我们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

    “我知道,”穗乃果说着,对后视镜露齿一笑,对上海未惊讶的眸子,“继续战斗就好了。继续为我们能毫无遗憾生活下去的世界战斗。那是我唯一的梦想。”

    绘里和海未对视一眼。不知怎么,穗乃果的话语再次给了她们力量和信念。她们闭上眼睛,露出浅浅的笑容。

    “我们会保护这个梦的。你可以相信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

    “我们不能留下,车子会吸引注意的,”穗乃果在她的小队将海未和绘里领进五星酒店的套间之后说,“但无论如何你们都需要休息。我已经给真姬发过信息,但她还没有回复。”

    “真姬,”绘里疲倦地喃喃道,揉着眼睛,“希望她比我们成功。”

    海未转向穗乃果,手放在她肩上,“如果将来有什么我们能帮你的,不要犹豫来找我们。我们再次想你表示感谢,请保重。”

    “我会的,”穗乃果露齿笑着,点点头。她向她们敬了一礼,示意队员们跟着她,走出了套间。

    “你要泡个澡吗?”海未问,一边解开衬衫和皮带。

    “不,我太累了。我可不想在克服了这么多之后淹死在浴缸里。”绘里说,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她四处扫视一遍酒店套间,低低吹了一声口哨,“我们没时间享受这些真是太可惜了。”

    “可能等一切都结束之后吧,”海未喃喃说,褪下裤子,“我要快速洗个澡。你可以先选自己的卧室。”

    绘里压下一个哈欠,“我能一点不在意地在地上睡着。”

    海未走向浴室,绘里则走进最近的卧室,让自己倒在一米八宽的大床上,在脑袋落在柔软枕头上的那一刻就晕了过去。

------------

    尽管她们两人都没睡多久,早上六点就醒了,她们还是觉得神清气爽,充满活力。绘里洗澡去了,海未则在浏览早间新闻。

    从她现在得到的情报来看,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的第一个迹象开始显现。有一半公共交通司机没来上早班。很多火车、地铁、巴士原地不动,要进城的人们滞留在火车站里。因为现在还是早上六点,受到影响的人数还可以估计。大部分人向开车的热心人求助,搭上了便车。

    但是城市里一些平时大约这时开门的商店还关着。面包店、餐厅、报摊,它们的卷闸门都没有拉起。对于一个时刻活跃着的城市,这个景象太不寻常了。要求学校和机构今日关闭的公告在每个地方电台回响着。每一次对“新平等运动”游行示威的报道,都以安全警告作为结束。

    城里的气氛变了。走在路上的人们视线四处飞掠,想知道这场示威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一些人只想回避混乱,另一些人则是在等待可以加入的时机。

    所有警力都已出动,驻守在游行可能经过的大街上。警察们穿着防弹服,腰间别着枪,在城里走动巡逻,敏锐的眼睛小心观察着可疑人群。

    “收到新的消息之后,我们将为您跟进报道新平等运动。”女播音员结束了示威报道,翻动稿纸,“应对示威的安全警告对下一条消息也同样适用。我们昨天已经报道过,优木宙良死亡一案在其女儿,优木杏树要求法庭重新审查之后再次被推到前台。她的请求被法庭批准。她声称父亲的死亡并非事故,而是谋杀。这将大大加深她所指控的嫌疑人,园田海未的嫌疑。”

    这之前一直躺在沙发上的海未,在看到自己的照片出现在宽屏电视上的时候慢慢坐起身来。她不记得那张照片是在哪次活动上拍的,她只知道在小鸟宣布她们订婚了之后,她在聚光灯下一直很不舒服。她面对相机的笑容是挤出来的,眼神也一片空白。

    “园田还没有被抓获。昨天她攻击了四人,其一为优木杏树。受害者中的两人还在医院接受治疗。警方希望大众小心园田,因为她表现出极强的暴力攻击行为。不要尝试与她接触。如果有关于她的任何线索,请联系警方。”

    替换掉海未照片的是一张小鸟在一次活动上的照片。不像海未,小鸟的笑容自然而令人炫目,她的眼睛闪闪发光。海未发觉她的手自己抬了起来,伸向屏幕,“小鸟……”

    “南小鸟,奢侈服装品牌南黛雅(MinamiDiamond)首席设计师和南集团继承人,目前为止没有对她未婚妻的事件公开作出回应。据其律(防吞)师称,除非被要求在法庭上作证,她不会对园田一案发表任何评论。”

    播报员停顿一下,拿起另外一张纸,“同时她拒绝与搜集针对园田证据的警方合作,不允许他们进入她的房产。就目前的证据来说,仅靠优木的指控不足以令法官签发搜查令。但南的拒绝合作令全国上下都在推测她是否还与园田保持着联系。”

    海未的手颤抖着,睁大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小鸟,不……”

    另外一张照片从旁边插入,是一张模糊的狗仔队照片。照片上小鸟走出家门,四个保镖在周围保护着。如果没有他们的话,她会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狗仔队和新闻记者,和他们伸到她面前的镜头与麦克风。

    “让我们连线森岛奈奈香,她在南-园田房产前为我们带来现场报道。森岛小姐,关于南还与园田保持着联系的推测,你是怎么看的?”

    看到她家房子的正面,海未感觉像是肚子上被打了一拳。那是她再也回不去的家。

    “好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在园田攻击受害者并且逃脱那晚,南小姐之后立即接受了警方的讯问。当晚她只说园田是自卫,不应该为她的行为负责。”

    “那么南的说法对优木不利?”

    “不一定,”新闻记者摇摇头,“优木被园田攻击在先的陈述,可以从另外三个赶来救她却也被攻击的受害者处得到支持。他们的介入阻止了园田实施谋杀。”

    “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那么南也在犯罪现场?”

    “是的,南也在场,但是她的判断不应被纳入考虑范围,因为她有明显的偏见。考虑到园田的危险程度,我们也不能排除南因为害怕报复而保护她的可能性。”

    海未想把咖啡桌掀翻。唯一需要害怕报复的是那个新闻记者。

    “那么,森岛小姐,能再告诉我们一些南家的情况吗?南法子对最近的事件进展有什么反应?她有透露任何关于女儿情况的消息吗?”

    “关于南集团的CEO,我恐怕没有什么新消息可以报道。她没有回答提问,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评论园田案的打算。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工作。”

    “谢谢,森岛小姐,”节目主持人点头道,盯着镜头后方某处,“我们将切回演播室,因为我们接到了美国驻东京大使馆被示威者占领的消息。看起来新平等运动开始了。更多报——”

    海未站起来,关掉了电视。她的心脏剧烈跳动着,喉咙干渴。有一瞬间她在考虑向警方自首,这个想法吓到了她。

    Soldiers还有绘里和真姬。她们不需要她。但是海未需要小鸟。她想看到她,触碰她,告诉她一切都会没事的。她憎恨自己内心有一小处在后悔没有让小鸟和她一起逃走。

    “海未?”

    绘里刚刚洗完澡,走进起居室,身上裹着浴巾。她看到海未的手在颤抖,立即走了过去,“海未,怎么了?”

    但海未没有回答,突然抬起头,脸上是破碎的表情,她的嘴一张一合,像是呼吸不到足够的空气。

    “海未,”绘里握住朋友的肩膀,“呼吸。你得呼吸。来,深吸一口气。”

    海未颤抖着吸了口气,喘着气道,“我很好。我很好……”

    “发生什么了?”

    “我,我在电视里看到小鸟了,”海未说,声音压着,“我毁了她的一切。”

    “嘿,别这么说,”绘里低语道,捏着海未的肩膀,“等这些结束了之后,我们会想出办法来的,好吗?小鸟放你离开可不是为了让你现在放弃。”

    “我想她了。”海未哽咽。整整两天,她没有允许自己为离开小鸟后悔。她没有时间去感到后悔。在追捕希和自己被追捕之间,她的情绪容量没有剩下的空间来担心晚会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所有事情一下子摆到了她面前,淹没了她也麻木了她的思维。

   “她也想你,”绘里说,“等这些都结束了,我们会找到让你们在一起的办法,好吗?来,再深吸一口气。你得和我们在一块。”

    海未还在努力呼吸。

    “看着我,”绘里低声说,海未惊恐的眼睛对上了她的,“你是我们中的一员。你是一名Soldier。我们需要你,海未。”

    海未错了。她还被需要着。她是个Soldier,既然战争开始了,她就不能离开战场。既然她们前所未有地需要一同战斗,她就不能抛下同伴。

    深吸了一口气,海未的心跳又回落到了正常的速度。她的头脑清醒起来。她慢慢点点头,“你是对的。我们的任务还远远没有结束。谢谢你,绘里。”

    “别客气。”绘里微笑道,欣慰海未回到了正常状态。

    海未陷进沙发里,双手捂住眼睛,“对不起。只是……新闻报道的东西,全都错误得厉害,而且只看一面。”

    绘里在她身边坐下,“恐怕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知道,”海未喃喃说,脸上带着痛苦,“如果只是我面对后果的话,我一点都不会在乎的。但是小鸟……她和这些完全没有关系,但还是牵扯了进来。‘我应该承担一切’,我是这么想的。因为什么都比看着新闻对我们的感情胡说八道要好。”

    “海未……”

    “只有我们知道真相,但是其他人都不相信。小鸟一个人在全国统一的看法前还能坚持多久?如果我能跟她说句话的话,我会告诉她救救自己吧,因为我不值得她的努力。但是我自私的那部分希望她继续抗争。”

    海未把脸埋进双手里,“我甚至不知道再见到她的时候要怎么面对她。”

    “我很高兴你在考虑这些。”

    “哈?”海未困惑地抬起头。

    绘里给了她一个小小的微笑,“这说明你相信还能见到她。如果我们还想继续战斗的话,那就是我们需要的态度。现在我们只能向前看了。倒不是说回望过去有什么不对,但我们不能沉浸在过去里让自己分心。”

    海未笑了,“真是睿智。你听起来年纪好大。”

    “我可不想听你这么说。”绘里咯咯笑着,在朋友的肩上轻轻捶了一拳。

    “啊,这倒是提醒我了,”海未皱眉,“我没听到新闻报道任何昨天抓捕我们的行动失败的消息。”

    “我倒没有很惊讶,”绘里喃喃说,把粘在脸上的湿头发拨开,“警方不喜欢承认自己的失败,能的话他们会尽力封锁消息。但是我不认为他们能维持安静的现状很久,有太多目击者了。”

    “大概只是时间问——”

    巨大的敲门声吓了她们一跳。海未本能地伸手拿枪,直到她想起来自己没有带着。她的枪套正躺在卧室的床头柜上。

    绘里低头瞥了一样自己裹着浴巾的身体,咒骂了一声。像这样她可没法战斗。

    “你们能快点把门打开吗?”一个恼怒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我手上满满的全是东西。”

    “真姬!”

    海未跃过沙发,大步走向门口,打开了门。

    真姬拿着四个大粗呢旅行袋,她先进入房间,把袋子放在地上。她做的第二件事让海未和绘里惊讶了一番。

    真姬拉过海未拥抱了她一下。

    “真姬?”

    真姬拥抱她们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海未不知道怎么反应,在她要回抱她的时候,真姬已经放开了她,走到绘里身边给了她一个快速的拥抱。

    绘里越过真姬的肩膀困惑地和海未对视了一眼。

    “你们两个,”真姬喃喃说,放开了绘里,“你们差点就被抓了。我差点就失去你们了。你们知道我发现你们做这么傻的事之后的感受吗?你们怎么能去追希,明明清楚一个肩上带着枪伤,另一个两天没睡?你们是不是傻?”

    绘里和海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后,嘴唇都弯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真姬……”

    “我很生气,好不好?”真姬低声呵斥道,脸转向一边,抱起胳膊,“我不想又变成孤单一人了。我自己一个人要怎么去打这场战斗?我们不应该是一个团队吗?”

    绘里和海未互相看了一眼,露出笑容。

    “嘿,真姬,”海未低声说,“谢谢你,关心我们。我们很抱歉做了不理智的事。我猜Soldiers只有我们三个人一起的时候才能正常运作吧。”

    “是呢,”绘里咯咯笑着,“对不起。我们不会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再做什么了。”

    “嗯,现在谈论过去也没有用,”真姬咕哝道,抱着手臂。那是她告诉绘里和海未她原谅了她们的方式,“不管怎样,我给你们带了点东西。”

    她拾起地上的两个袋子,给了绘里和海未每人一个,“我想你们需要干净的衣服。我从家里带了点。希望尺码还合适。”

    海未和绘里感激地点点头,接过袋子打开,等不及要换上干净的衣服。她们拿出了黑色的衬衣,黑色的西装外套和黑色的裤子。她们疑惑地抬头看着真姬,同时发现她的衣服除了红色的领带之外也全是黑的。

    “今天我感觉不太好,”真姬耸了一下肩,“每件事都在往糟糕的方向发展,或许穿着血迹不会显现出来得衣服比较好。”

    “我没法反驳。”绘里喃喃说。

    海未和绘里迅速换上了新衣服,感觉十分满意。柔软的布料贴在干净的皮肤上,她们感觉似乎有新的能量注入了体内。海未选了条深蓝色的领带,绘里则根本不想系,更喜欢敞开衬衫的领口。

    她们穿好了之后,真姬马上拾起了第三个她拿来的袋子。她从袋子里拿出了三部手机、三个平板电脑、三台笔记本和蓝牙耳机,“今天早上小泉派人送来的。都设置好了,可以立即使用。”

    绘里立刻拿过了新手机,因为她之前那一台在上次任务的时候坏掉了。

    “这提醒了我,”海未皱着眉,也接过了一台手机,“我的手机在被警方抓住的时候拿走了。希望删除数据的安全措施启动了。”

    “的确启动了。”真姬确认道,“昨晚我给你打过电话,但是语音提示说是空号。那就表明警方试图破解你的密码,但是启动了自毁程序。没了可复原的数据,你的旧手机现在已经没什么用了。”

    “我们的技术团队真是棒呆了。”绘里检查着新手机,喃喃说。

    “不只他们,”真姬说,拾起了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袋子,“我们的供应商也是。凛昨天顺道送来了这些孩子们。半自动、9mm。我们信任的牌子。”

    真姬拿出一个大手提箱,打开来,里面是六把新枪。“刚刚从德国进口的。方便抓握,装填快速,比我们以前用过的后坐力小。”

    绘里低低吹了一声口哨,“真希望我们能先用这些训练啊。”

    “真希望我们根本用不上这些。”真姬阴沉地咕哝道。

    她们每人拿了两把枪,以及能带的下的弹药。

    “另外,凛觉得刀能用得上,”真姬接着说,从最后一个袋子里拿出几把军刀,“小巧实用。”

    “这感觉就像我们真的要上战场一样,”绘里喃喃说,小心地抚摸锋利的刀片。

    “难道不是吗?”海未问道,“是我们三个对希。”

    “不,四个,”真姬纠正她。

    海未和绘里明白过来,眼睛睁大了,“你——”

    “是的,”真姬点头,脸上绽开难得的笑容,“她已经出发了。”

    “不是吧,”绘里难以置信地低声说,“你怎么说服她的?”

    “我没有,”真姬回答,摇摇头,“我跟她坦白了。她太震惊,说不出话来,所以我顺利解释了一切,没有被打断。然后,她最后说话的时候,我以为就是这样了。我以为她要和我分手,对我大吼大叫,从我身边逃走。”

    真姬呼了口气,“但她告诉我她会帮忙。她说她理解我做的事,尽管觉得一定有更好、更合法的方式。”

    海未和绘里惊讶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转向真姬,“你娶了个完美的新娘,可我们还没见过她?”

    “那可不是我的错,”真姬嘟囔道,“就算是我也不能怎么见到她。她一个月大概只有一天不用工作。”

    海未一只手穿过头发,“这改变了一切。你确定她能做到吗?”

    真姬点头,“昨晚她联系了经理和公关队伍。在封锁开始以前会一切就绪的。”她瞥了一眼手表,“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的话,她应该已经在海上了。”

    “那么我们也该出发了。”绘里说,声音严肃。她检查新的武器,“我们不知道妮可能拖延他们多久。”

    “你觉得他们会开始攻击吗?”海未问着,同时调整枪套的带子,把枪固定在合适的位置。

    真姬盯着朋友们,表情紧绷,“如果妮可能阻止他们的话就不会。我相信她。”

    “我们也相信她。”绘里说,藏起自己的紧张。如果她现在对真姬的计划表现出任何不确定或者疑虑的话,那个红发女子一定会迟疑,然后不顾一切地停止这个计划。但是这个计划是她们唯一剩下的选择,她们除了继续下去之外没有别的办法。绘里向每一位神灵祈祷,妮可会成功,否则真姬永远不会原谅自己把妻子推向了死亡。


下一节 (4.2)

评论
热度(41)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