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同人翻译】Soldier Wars (5.1)

原作jstonedd

第一节(1.1)

上一节 (4.2)



第五章 结束统治


   “感觉太不真实了,”绘里喃喃道,举着枪不敢放下,挨个检查房间里是否还有其他人,“在自己的家里做这种事。”

   “过去两天里发生的所有事都感觉不太真实,你现在才注意到这点。”真姬回应道,感觉到没有其他人在公寓里,她把枪插回枪套。

   “那我们从哪里开始找呢?”海未皱眉问道,“这里没有什么变化。我怀疑希离开之后有没有回来过。”

   “我不知道,好吧,”绘里说,觉得挫败感在侵蚀着她,“现在我在尽力保持镇定,因为自己的公寓再也不感觉像家了。”

真姬和海未对视了一眼,真姬挑起一边眉毛示意了一下绘里那边。

   “对不起,”海未屈服了,“你是我们中最坚强的那个,所以我有的时候会忘记这对你来说最艰难。”

绘里没有回应,消失在了她自己的卧室里。

   “我们得快点找到希,”真姬用海未才能听到的音量悄悄说,“绘里要开始崩溃了。”

海未点点头,忧虑地皱着眉,“我们做力所能及的事吧。”

绘里回来的时候,眼睛没有焦距,脸色一片惨白,右臂颤抖着。

    “绘里!”

真姬和海未有些惊慌,走近她的时候才看到她右手拿着一张塔罗牌。

   “这个……”绘里低声说,抬起拿着卡牌的手,“在我的床头柜上。”

真姬有些迷惑,她从绘里手中接过卡牌,仔细地看着,“正义。这是什么意思?”

   “那是希第一次为你占卜的时候抽出的卡牌,是吧?”海未问道,想起绘里和希第一次相遇的故事细节。

绘里点头,揉皱了手里的卡牌,“现在我知道在哪儿能找到她了。”

-------------

    新平等运动已经不可阻挡,整个城市的步伐都已停滞。没有车子、火车或是大巴能开进或开出城里。每一条较大的主干道都挤满了愤怒的示威者,他们再也不能忍受在一个从来不询问他们意见的体制里沉默下去了。

    警察无法控制愤怒的人群,他们中甚至有人放弃了工作加入对面那方,因为他们自己就看见了同事和上级是怎么滥用权力,做出只有他们得利的决定。他们见过人们是怎么被沉默而让腐败案件无法见光,见过其他人是怎么因为有超越法律之上的权力而被释放。如果连法律都无法信任,这对整个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还有什么仍然是公正平等的?

    没人想让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他们希望能自信地回答“有”。要实现这个愿望,他们必须现在就为其战斗,在他们屈服于平庸生活的缓慢步调,陷入无知和冷漠的沉睡之前。既然现在他们已经觉醒,那么就是时候为一个在其中他们想保持觉醒状态的世界战斗了。

几年来他们压抑着的失望、挫败、愤怒和绝望,在今天都找到了出口。特别是年轻的一代,他们比其他人更加愤怒。除了在文凭不再有多大意义的经济环境下感到绝望,他们也经常被称为消极和空虚的一代,但是他们仍然被指望着开创未来,保持国家稳定。他们多少年来都想大喊出声,现在他们终于有了机会。

他们的吼声在任何地方都能听到。除了一个地方。一个离示威人群更远,给人以平静的幻觉的地方。

--------------------

   “这里好安静。”真姬说,不自觉地在安静的环境中放低了声音。

   “嗯,这里是个公园嘛。”海未嘟囔道,怀疑的目光扫视着四周。虽然身在一个安静地方,她无法平静下来,“在这里示威不会有多大影响力。”

绘里走在她们前面,眼神左右飞掠,寻找那个她确定能找到希的地点。“海未、真姬。”

    “嗯?”

    “我们分头行动吧。”

   “哈?”真姬迷惑地和海未交换了一个眼神,“我以为你知道那个地方在哪儿呢。”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绘里说,下巴收紧,“这个公园太大了。如果我们分头行动,就能有三倍的机会找到她。

   “不行,我们不能冒险,”海未回应道,“我们无法确定希是独自一人。”

   “我确定就够了,”绘里不耐烦地反驳道,“拜托。我们没有一整天的时间。而且我们一直都通过网络连接着,所以第一个看到她的人只要说一声就行了。”金发女子轻轻碰了碰耳机,提醒她们还有独特的通讯方式,“我们在手机上能看到其他人的坐标。不会出什么事的。”

    真姬和海未不太喜欢这个主意,但是也不愿意和已经下了决定的绘里争辩。   她们慢慢点了头,“好吧,就这么做吧。”

    她们分头行动,更有效地在公园里穿行。她们从公园的南边开始往北边行进。绘里从中间穿过公园,而海未和真姬则分别走了东边和西边路。

    绘里的鞋子踩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她通常都会慢慢享受四周各种鲜艳花朵和其他植物,但是今天除了目标之外她看不见其他。

    她拿出手机,关掉了电源,然后断开了右耳中耳机的连接。

  “对不起,真姬、海未,”她喃喃道,闭上眼睛,“但这是现在我必须一个人做的事。”

她快到了。她已经能看见那些各个年龄段的棋手都习惯聚集一战的石桌。三个春天以前,星期天的时候希也坐在那儿,下下棋,也给好奇的路人占卜。绘里当时正跑步路过他们,如果不是那一刻对上了希的眼睛,她根本不会回头去看。那一双眼睛,满溢着等待倾听的故事,满溢着等待分享者的智慧,满溢着等待被点亮燃烧的激情。

    那时,绘里感兴趣的是希的神秘。然后这神秘变成了绘里的宿命。

    即使是现在,绘里想到那个女子,也无法不感到心碎。她渴望知道她所有的事,同时又渴望自己再也不知道她的一分一毫。

   “我知道你在。”绘里到达这个熟悉的地点时,轻声说道。她拿出了上了保险的枪,放在一张石桌上,然后与桌子拉开距离。“现在你可以出来了。我想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欠了我那么多。”

    “真的吗?”

绘里迅速回过头,看到一个陌生男性从树丛后面走出来。她睁大了眼睛。

    “你是谁!”

男人露出牙齿,笑的十分诡异,因为他的面部表情完全是僵硬的,“我不期待你能认出我。那次手术失败之后连我都认不出自己。”

绘里虽然不能理解这个状况,但立即跑回桌子去拿枪,可是一声枪响阻止了她。她转过身,看到另外三个男人正从侧面接近,枪口都指着她,除了刚刚朝天鸣枪示警的那个。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呢,绚濑,”那个笑容僵硬的男子微笑道,“你成长得十分漂亮。”他的嘴角颤动一下,“但现在见到你,我的确十分后悔当时没连同你的家人一起杀掉你。”

话语像是正中喉咙的一拳,绘里感觉空气和理智都被夺走了,她挣扎地呼吸,仔细思考,惊叫道,“加势?”

   “不,不是正式名义上的,”男人咯咯笑着,“加势秀吉在你企图刺杀我的那晚就死了。但你真是不走运,我预见到了你的行动。对我来说幸运的是,我把这看作我金蝉脱壳的机会。虽然这没有改变你杀了我的一个好下属的事实。但他的赌瘾已经失控了,而且我也清楚我拿不回自己的钱,所以我想他的性命算是个公平的交易吧。即使他之前不知道这么回事。啊哦。”

   “加势……你……”绘里逼迫自己呼吸,但是她感觉像是自己在气管里插着一把刀子的情况下努力吸入空气。

   “多亏了你,”加势说道,带着恶毒的怪笑,“你给了我一个完美的机会,让我优雅地脱身。世界上似乎还有更多像你母亲那样的人,我杀掉他们的速度赶不上他们出现的速度。你可以说我当时的状况很关键。但如果我死了,那么没人会再去在乎我做过什么。人死了就成了传奇。”

绘里向前迈出带有攻击性的一步,她立即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她咬紧牙关道,“我会杀了你。一遍又一遍,如果必要的话,但即使是那样也不足以偿还你所做的一切。”

   “说的真好听,”加势空洞地笑道,脸部肌肉没有变化,“但我觉得我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多了。”他指着自己的脸,“我消失了之后,我需要一张新的面孔。但是看看发生了什么吧。当然,造成这个后果的医生已经死了,但这不算什么安慰。”

他假假地打了一个无聊的哈欠,四下看了看,“所以园田在哪?还有西木野呢?知道执着于找到东条的你只会变成负担,所以抛弃你了吗?”

他知道她不是独自一人?他知道她真正在追寻的是什么?绘里的思路跟不上了,太多想法在她脑内驰骋,更多的问题乞求着被解决。她把手放在脑袋右侧,手掌按着耳朵,“你是……你是怎么知道……”

   “喔,你需要说的更具体一点,”加势说,他的笑容和他扭曲的脸上其他地方一样不自然,“你想知道我怎么知道你要来这里?七年前我怎么知道你在计划杀掉我?还是说我怎么知道你在能再见到东条之前就死了?”

   “希,”绘里用气息说道,“你怎么……”

   “认识她的?”加势笑道,“我拥有她。在她想要死亡的时候我给了她生命,在她失去自己的意义的时候我给了她意义。她或许被跟随她的棋子们叫做‘将军’,但她自己也和棋子没什么不同。毕竟,将军不宣战,而是引领战争,代替他们做出决策战斗的上级战斗。”

   “希永远都不会追随你。”绘里咬牙道,拒绝相信任何一个字。

   “你是对的,如果她知道我的真实目的的话,或许那么多年以前她就不会让我把她从街上带走,”加势耸耸肩,他嘴唇歪斜的怪笑让绘里觉得恶心,“但她有用,而且挺耐用的。最近,她造成了超出自己价值许多倍的麻烦。我想这都是因为你,绚濑。”

绘里握紧拳头,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肩膀颤抖着。

加势大笑,“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现在不会动,还是说你就那么急切地想见到你的家人?”

   “你这个混蛋,”绘里嘶声道,她的手指迫不及待地要伸向外套下藏着的第二把枪,但她知道任何一个突然的动作都可能是她最后一个动作。她仍然能感觉到那三人的枪口正指着她的背后,只要加势一声令下就会不会犹豫地开枪。   “希在哪儿?”

   “你就要死了,带着这么多问题,但是你却想知道她在哪儿?”如果不是因为麻痹的脸部肌肉限制了他的表情,加势会露出疑惑的面容。

    “我不会死。”绘里镇定地说。

加势咯咯笑了,“是什么让你如此确定呢?”

绘里稍稍偏了一下头,让他看见她之前用手掌按了一下,重新启动连接的耳机,“因为海未永远不会打偏。”

一声枪响,三具身躯接连倒地,发出的声响扰乱了公园里祥和平静的空气。

   “什么?”看见他的人脑袋上出血的创口,加势大叫。他僵硬的脸上只有小小圆圆的眼睛能表明他的震惊和恐惧。

下一瞬,绘里抽出她的第二把枪瞄准加势,正要一枪打在他腿上的时候,有人把她猛拉到地上,踢走了她的枪。

   “别动,绘里!”是真姬把她拉了下来,“这里有警察。如果他们看见你用枪指着别人,他们就会射击你。不记得了吗,你现在是个逃犯!”

   “不,别让他跑了,”绘里怒吼道,挣扎着想甩开真姬,想站起来拿回她的枪,“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那个混蛋!别让他逃了!”

   “绘里,别!”真姬更加用力地抱紧绘里,低声快速说道,“听我说,绘里,我们没有时间了。海未开枪打那些家伙的时候,警察已经在追我们了。现在他们大部分都跟在海未后面,但是其他人也想抓住你。你需要保持冷静,直到他们放下枪。他们不会跟你讲道理,示威事件让他们紧张、猜疑心也重。他们会比你想象得更快扣下扳机。”

   “冷静下来,”真姬喃喃说,仍然把绘里按在草丛里,“你从他们手中逃脱过一次了。第二次你也行的。”

   “‘你’是什么意思?”绘里说,停止了挣扎,“你要怎么办,真姬?”

真姬虚弱地微笑了一下,但绘里看不到。“我们是Soldiers,我们总是一起行动,对吧?”

    “真姬?”

   “成为一名Soldier伴随着牺牲,”真姬喃喃说,然后放开了绘里,“趴在地上别动,听到我说的了吗?假装你的双手被铐在身后。还有,除非我叫你跑,不要动。”然后真姬站了起来。

   “真姬!”绘里惊慌而又迷惑地嘶声道,但是没有违背她的命令。她从地上轻轻抬起头,观察着状况。

四个警察端着枪谨慎地走近真姬,而她双手张开,示意他们她没有武器。虽然她在合作,但是警察们还是很惊恐,因为他们看见了三个人被一颗子弹所杀。受害者挨着彼此站在一条直线上,这让他们的杀手一枪杀掉他们,令子弹接连穿过他们的脑袋成为可能。

   “我是十二区的西木野警探!”真姬说,“以卧底身份找到嫌犯是我的工作。这是我的逮捕行动。”

    “证明你的身份。”一个警察喊道。

   “我想这么做来着,”真姬耸耸肩,“但是我怎么知道我移动手指的下一秒你们不会开枪?先把你们的枪放下,我感觉不到安全。”

但是警察们不愿意放下唯一给他们力量和目前状况控制权的东西,“先证明你的身份!”

   “啊,好极了,”真姬谈了口气,“这没用。你们知道你们是四对一吧?即使你们没有枪,你们应该也能打赢我,还是说你们在警察学校的时候都逃了训练课?”

她的话伤害了几个警察的骄傲,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收起了枪。

    “现在,你的证件。”

   “好的,当然,”真姬说,把手伸到了外套里侧,“嗯,在哪里来着……等一下,我要脱掉这件。”

真姬的外套滑下肩膀的一刹,她大喊“跑!”然后把外套朝几个警察的脑袋甩了过去,短暂地挡住他们的视线。

为这一刻准备好的绘里眨眼之间跳了起来,朝着她看见加势消失的方向全速奔跑。

    “不!津田,佐藤,追上她!”

   “我可不这么想。”真姬嘶声道,她用手肘猛烈地撞上第一个警察的胸口,脚则踢向膝盖后面,让他向后倒下,头先着地。第二个人也没有跑出多远。他在经过真姬身边的时候被一个重重的手刀打在后颈,倒在地上。

    “不许动!”

真姬慢慢转向另外两个警察,他们颤抖的手端着枪指着她。

真姬不想指望自己的运气了,她举起手。她已完成她能做的,现在事情都交给绘里和海未了,由她们两个来完成她们开始的任务。她的解决办法不够理想,但这是目前为止最有逻辑而且造成损失最小的决定。现在她只能期望这是正确的决定了。


下一节 (5.2)

评论
热度(37)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