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同人翻译】Soldier Wars (5.3)

原作jstonedd

第一节(1.1)

上一节 (5.2)



    “矢泽已经成功阻止了另外两艘船只,说服船员们放弃了任务。但上一次放送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她的联系。现在我们不知她目前的位置。”

绘里不耐烦地在优木家别墅的客厅里来回踱步,“我还是不喜欢好消息和坏消息一起说。”

   “还有别的事,”她右耳边的声音不确定地说道。

绘里停止了踱步,皱眉看着墙上挂着的优木宙良的等身画像,“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呃,重要的消息。”

绘里叹了口气,又开始踱步,想着什么事拖了其他人这么久还没回来。“继续说。”

   “新平等运动有过热的危险。受伤的人数有所增加,而且在混乱当中,有人利用这个机会闯进空店铺和他人家中。”

   “请告诉我在这之后你会告诉些好消息。”

   “事实上,是的。”小泉听起来松了一口气,“根据内部人员消息,政府从未处于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他们现在正着手准备一系列让步措施,将会包括减轻社会中层和下层的所得税和更多对来自社会不同背景孩子的教育。这些只是将会实行的几条改进中的两项。”

   “那么,起作用了。我们的计划起作用了。”绘里说,感觉肩膀轻了一些,“如果政府够聪明的话,他们会在今天结束之前宣布这些计划。”

   “是的,那会是最理智的决定。”小泉同意道,“今天造成的经济损失会十分巨大,但还是在可恢复范围之内的。只是如果事情不能马上全部解决的话,国际声誉会花上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期待今晚会有大动作了。”

   “非常好,”绘里舒了一口气,但她的脉搏没有慢下来,“在那个时候之前,请尽你所能找到妮可。我们绝对不能让她出什么事。我希望失联只是和她离陆地太远有关系。”

    “交给我们吧。”

虽然她们的信息技术团队可靠而有能力,绘里找不到妮可的担心没有消散。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的话——绘里摇摇头,不想让自己陷入负面想法。妮可会没事的。这意味着真姬也会没事。

    “绘里。”海未一个人走进客厅。

   “其他人都在哪儿?”绘里皱眉问道,“她们在干嘛?”

   “准备。”海未简短地说,“但我和你,我们得谈谈。关于公园里的事。”

绘里转过脸,“没什么好谈的。我已经告诉你所有发生的事了。”

   “并不。”海未朝金发女子的方向迈进一步,“真姬不是为了让你对我们说谎而牺牲的。你为什么故意要我们分头行动?”

   “这重要吗?我们现在有别的麻烦,像是加势还活着,”绘里吼道,“你看见他了,你看见他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

   “是的,那让你的决定更加糟糕,”海未打断道,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你一个人在那儿。如果你没有再次启动通讯的话,我们不可能及时赶到你那边去。而且你没有收到我们的信息说警察已经在追我们了。”

    绘里咬紧牙关,“加势还活着对你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吗?这么多年来,我们都以为他永远去了。现在他又他妈的回来了。但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关心的样子,而是只冲我发脾气。你忘记他对我们做的事了吗?你忘记是谁杀了我们父母吗?”

   “你知道不是这么回事。”愤怒中的海未抬起了声音,不愿想起父母的死亡,“我像你一样想把子弹打进他扭曲的脑袋,但他的命不值得用你的来换。你为什么关掉所有设备,为什么一个人去那儿?你在想什么?”

   “我没有,好吧?”绘里被激怒了,嘶声道,“我真的以为希会在那儿。我想像事情开始的时候一样结束它,就我们两个。”

海未摇摇头,“你错了。这件事在你遇到希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不论有你还是没你,她都会找到办法执行她的计划。”

   “但我还是参与其中了,”绘里回应道,表情痛苦,“我不能抹去这个事实。我无法逃避责任,除非我死了。”

   “这话我不想听,”海未严肃地说,“我们发誓以生命保护弱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死亡不仅仅意味着我们自己生命的终结,同时也意味着无数其他生命的尽头。为他们而战是我们成为Soldiers之时就负起的责任。如果你现在逃避责任的话,就是给我们丢脸,给负起保护我们责任的派丢脸。”

    海未握拳放在心口,“不要忘了我们从哪里来。不要忘了我们曾经弱小得无法为自己而战。在我们能战斗之前我们需要被别人保护,而现在到了我们为下一代战斗的时候。”

    她只是轻轻一笑作为回应。海未有些迷惑,严肃的表情动摇了,“绘里?”

    金发女子摇了摇头,嘴唇弯成了一个微笑,虽然她的双眼在痛苦地尖叫着。“因为你的小鸟回来了,你才能板着脸说那些话。”

    海未皱着眉正想问绘里的话是什么意思,杏树和英玲奈走进房间,后者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南正在联系南集团塔楼的控制中心,”英玲奈说道。杏树则拿起遥控器打开大她的屏幕电视,把输入调到了外接频道。屏幕上马上显现除了英玲奈笔记本的桌面。“那里的人或许可以追踪到通过南集团办公室号码转拨的主叫人地址。”

    绘里转向海未,疑问地看着她。海未解释道,“我们在尝试通过追踪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们的原号码找到希。”

    绘里马上紧张起来,挺直肩膀,走近电视,眯着眼观察屏幕。屏幕黑了几秒之后显示了一张图像。绘里很快意识到那不是一张图像,而是控制中心内部的实时转播。房间里满满的几排桌子上摆着显示器,四面墙都是巨大的显示屏。人们手指不停地在键盘上敲击着,专注的眼睛都没有从他们的屏幕上移开。

   “连接建立。”背景里可以听到一道不带感情的声音。

   “是的,我能看见了。”小鸟打着电话,也走进了客厅,“我现在能看见控制中心了。能请你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吗,桐原?”

    一位个子矮矮,戴着耳麦的女士从控制中心中间占了起来,挥手示意一下,然后又坐在了工作桌前。“我们超级计算机中的一台正在追踪号码,所以只要几秒钟我们就能解码破坏防火墙。”

    英玲奈深受感动地低声吹了一声口哨,“南集团并没有拿他们的网络安全系统来开玩笑嘛。”

   “那是因为我们拥有全球第一家全自动化服装工厂,它只需要很少的人力。绝大部分的生产都是在工厂之外的地方调配。”小鸟说,指着大屏幕,进入了工作模式,“以低廉的价格保证更好的品质。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用压榨员工。但因为所有东西都是在内部进行操控的关系,它有可能从内部受到攻击。我们经常碰到网络攻击,想要偷走我们的数据或是控制工厂。”

    她解释的话音刚落,桐原又说话了,“南小姐,我们找到了。”

    绘里和海未紧张了起来。英玲奈和杏树交换了一个不确定的眼神。

    “地址是——”

    电视黑屏,语音也被切断了。客厅里静悄悄的,因为没人能理解发生了什么,迷惑地互相看着。

   “发什么了什么?”绘里转向英玲奈,后者无助地摇着头,她的笔记本电脑也一样黑屏了。她们与南集团塔楼控制中心的连接中断。

   “桐原?”小鸟握着手机叫道,但是没有人回应。电话连接也已经断开。

    海未走向电视,想检查线路的连接情况。屏幕突然一闪,又亮了起来。

    “又见面了。”

    小鸟的手机从她手中滑下,撞碎在地上,“那不是……?”

   “哦,天啊,”杏树惊叫一声,捂住了嘴。

    海未的脑袋迅速转向绘里。她也惊呆了。

   “我正等着你呢,”加势对着镜头假笑。但让海未浑身冰冷的不是加势扭曲的面容,“我正等着你追踪东条。恭喜,你找到她了!”

    在他身后,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手被绑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在一起。她的衣服脏兮兮皱巴巴的,很可能是在地上要挣脱束缚的时候弄的。没有明显的外伤,但是看不到希被长发盖住的脸让人很不安。她看起来失去了知觉。

   “你这个混蛋!”绘里尖叫道,要一拳砸在屏幕上,但海未拉住了她。

   “绘里,别。”海未努力让绘里远离屏幕,英玲奈也过来帮忙,抓住金发女子的手臂。

    加势走近镜头,手放在耳后,嘲讽地说道,“我听不见。你说什么?”

   “让我杀了他,”绘里气喘吁吁地说,她对海未和英玲奈的抵抗减弱了,“让我一枪打死他……”

    小鸟盖住眼睛,她无法再看下去,而杏树则一直恐惧地盯着看,移不开眼睛。

   “因为我听不见你说的,但你们能听见我的声音,我提议一个我们都赞成的解决办法吧,既然你们没有太多选择。”加势说,一个残酷而微笑浮现在他嘴角,“我们玩个游戏吧。你们,称自己为Soldiers的人,对我和我的军队。胜了得到东条那可怜的性命。败了和她一起赴死。”

    绘里停止了挣脱海未和英玲奈的挣扎。没人敢动一下,吸口气,或是眨一下眼睛。

   “对我来说她没用了,”加势耸耸肩,“她的想法最好笑,给了我很多乐趣,但她的观点太正直,听着很难过。她真的相信她能改变这个腐朽的世界,但她早应该意识到世界已经不能被拯救。那是我们的道路产生分歧的地方。”

    加势走到希身边,用脚推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平躺在地上。

    绘里愤怒地大吼一声,感觉自己要因为暴怒和挫败感燃烧起来。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能做。这折磨着她。

   “她不服从我的话,还毁了我的计划,在我为她做了这么多之后。你能相信吗,她背叛了我,以为自己能骗过我呢。我差点杀了她,但我猜她对你们来说还是有点重要的,因为你们急切地想知道她在哪儿。这倒是让她没有完全没用。”

    加势示意在镜头后面的某个人一下,然后画面发生了变化,旋转360度展现了周围的情况。他们一定是在一栋摩天大楼的屋顶,因为能看到满是云朵的天空和旁边摩天楼的塔尖。

   “让我来说明游戏规则吧,”加势说,镜头转回原来的位置,他珠子一样空洞的眼神直直盯着镜头,“我在加势塔楼的楼顶。这栋楼以我的名字命名,纪念我在这座城市中留下的东西。现在来说,它几乎是空的,因为你蠢到家的示威主意影响了员工们,让他们以为一点点街道上的游行就能改善他们悲惨的生活。”

    他接着道,轻蔑的表情更加明显,“我在大楼里有大约五十人,等着你们来。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活着到了楼顶,我便投降,把东条的性命交给你们,连同我的一起。但如果你们到我这儿来之前都死了,我便会把她送上同样的道路。”

    他伸出一只胳膊,看了看他的金表,“你们有半小时的时间。如果你们那个时候没有出现的话,我会亲自用子弹打穿这个没用傀儡的脑袋。”他的眼睛再次定格在镜头上,“让我们看看你们能做到什么地步吧,Soldiers。我们的最后一场游戏,现在开始。”


下一节 (6.1)

评论
热度(38)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