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同人翻译】Soldier Wars (7.2)

原作jstonedd

第一节(1.1)

上一节 (7.1)



     “对不起,只有VIP才能进入。”后台安保人员不让真姬进去。

   “不是吧?”真姬抬起一边的眉毛,“我的妻子现在正在台上表演。我是她非常重要的人(VIP),所以我想我可以进去。”

    安保人员皱起了眉头,困惑地盯着真姬,“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我只是按章程办事。”

    “没关系。她是跟我们一块儿的。”

    小鸟和海未出现在真姬身后。

   “当然。”安保人员迅速闪到一边,让她们三个通过。

    “谢了。”真姬喃喃道。

    “那我就认为你还没和妮可谈过了?”海未问道。

   “噢,谈过了。”真姬叹了口气,渴望地望着舞台,妮可还在表演。“但事情变得让人搞不清楚。她突然说了不在乎我穿成什么样子之类的话。”

    “那不是挺好的吗?”海未皱眉道。

    小鸟倒抽一口气,“当然不好啦!那只表示妮可不想再为此争论。但这什么都没解决。”

   “我就知道!”真姬嘶声道,捏紧拳头,“我得再和她谈谈。”

   “她的表演一分钟之后就结束了,那时候我要演讲,”小鸟说,“这是你完美的机会。”

   “好的,”真姬点点头,咽下口水,“我会去的。”

   “还有个小提示,”海未接着说道,“在你感觉自己受到批评的时候,别马上摆出辩解的姿态。”

   “什么?我没摆出辩解的姿态,我能完美地处理批评。”真姬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好吧,我会尽量记得。”

    歌曲结束了,妮可向观众鞠躬,然后走下舞台,向后台走去。

   “祝你好运。”海未吻了小鸟之后说道。真姬以为这话是对她说的,因为她的眼睛仍然注视着妮可,“谢了。我会需要它的。”

   “那不是——”海未看到小鸟被逗乐的表情时停了下来,“全力以赴吧。”

    小鸟和妮可拥抱一下,然后交换了位置。小鸟站在观众面前,礼仪性地进行了自我介绍,虽然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她是谁。而妮可则回到后台,看到真姬在等她的时候睁大了眼睛。

    海未离开了后台休息处,尊重她们的隐私。

    “真姬……”

   “对不起!”真姬突然说道,瞬间忘记了所有她原来想说的话。在来的路上做的一切准备,都从她的脑海里消失了。她的准备从有说服力的开头,到几个详尽的论点,再到无法反驳的结论,一应俱全。但她再也记不住任何自己脑袋里记着的笔记。

   “真姬?”看着真姬不停地张开又闭上嘴巴,妮可担忧地问道。

   “我喜欢你。”真姬笨拙地说道,“我爱你。”

    妮可不得不压下自己的笑声,心里明白真姬在努力坦率一些,说出真相,“是的,我也爱你。所以我们结婚了。”

   “好吧,不对,这不是我想说到的东西。”真姬嘟囔道,紧张地扯着领带,“我要说的是……我爱你,我不想我们吵架,除非它是上床的前奏。但现在,我不喜欢现在事情的样子。”

    妮可没有打断她。她点点头,让真姬继续说。

   “我明白最近的发展对你来说有些艰难。而我也知道自己做了一个诚实的坏榜样。”真姬深深吸了一口气,“但我真的希望我们的婚姻能长长久久地持续下去,所以我想我们之间进行一次谈话很重要。”

    妮可皱着眉,“我希望你不是在暗示婚姻咨询,因为我没有时间去。如果我想让人闯入我们的感情关系里捞一大笔钱,我只要把我们的性爱录像寄给小报就好了。”

   “不,那不是——你还留着它?”真姬震惊地呵斥道,“我想我们都同意一起看一遍然后删掉的?”

    妮可耸耸肩,“录像里我看起来真的很棒。”

   “我不是——我没——啊!”真姬挫败地捂住额头,“好吧,那是下次的事情,但别以为我会忘记。只是现在我有更要紧的事。比如你对我衣服的执着。”

   “我跟你说过,我已经不关心了。”妮可说,交叉手臂。

    “不,你知道吗?你是对的。”

   “我总是对的。”妮可同意道,“但你得说得具体一些。我什么是对的?”

   “让我穿鲜亮的颜色。”真姬说,“从现在起,我会穿点鲜艳的东西。也许是红色,也许是橙色。天啊,如果能让你高兴的话,我甚至愿意再戴上那条该死的粉色兔子领带。我会戴的,别觉得我不会。”

   “诶?”妮可迷惑地抬头盯着真姬,“为什么?”

    真姬咽下口水,“因为我爱你,这就是原因。我不想再吵架了。像我说的一样,我想让我们长久地在一起,这大概是婚姻的核心吧。而且你对我着装选择的关心也没有错,我知道我小题大做了,我们也有互相激怒的糟糕毛病。但我猜我们要学会妥协。我想走出第一步。即使这意味着我要戴上粉色兔子领带。”

    妮可捂住嘴巴,大笑起来,眼睛因为被逗乐了闪着光。

   “妮可?”真姬喃喃道,迷惑的同时有些失去了信心。

   “给你买那条粉色兔子领带是个玩笑啦,我没有真的觉得你会戴。”抖个不停的妮可在笑声的间隙说,“那天我就知道我能毫无遗憾地和你结婚。”

   “什么?”真姬大叫道,“但你——但我——”

   “我从来没叫你戴,是吧?”妮可咯咯笑着,露着牙。

    真姬闭上嘴,给了自己一点时间回忆。

    她的妻子,那时是她的女朋友,送了她一条粉色印有白色兔子花纹的领带作为她们六个月纪念日礼物。真姬打开礼物之后无法掩饰自己震惊的表情。妮可一副无辜的表情问她是不是讨厌的时候,真姬迅速否认,第二天戴着它上班去了,想证明自己的感激。

   “而且你真的认为我想把自己的时尚风格强加到你身上?”妮可笑了,“偶像矢泽妮可会戴粉色领带,但她永远不会期盼她的妻子改变自己的风格。”

   “所以……”真姬眯起眼睛,“你只是在逗我玩而已?我还觉得那条领带对你来说意味着很多呢。”

   “它的确意味着很多。”妮可微笑道,“它证明了你对我有多认真。在那天之前,我根本无法想象你会为我做这样可爱又滑稽的事。那时候我们才交往了半年,我不知道你有多喜欢我。你不是那种会坦率地表现出对别人的好感的人。”

    真姬低声咕哝着,但没法真的对妻子生气,“那你想让我穿鲜亮颜色的理由是……?”

    妮可的笑容淡了下去,“我……可能有些蠢吧。”

   “不,告诉我吧。”真姬低声说,走近妮可一步,“我们别再回到互相不说话的时候了。”

    妮可咬咬唇,“只是……带走你工作黑暗的一次傻乎乎的尝试罢了。”

    真姬的脸皱了起来,“我懂了,但同时又不懂。”

   “我知道我改变不了你做什么,”妮可喃喃说,“但我怕你会在那之中迷失自我。你做的事……一般人会崩溃的。”

   “我不会崩溃的,”真姬低语道,双臂环绕住妮可,将她抱紧,“我很强。”

   “我知道。”妮可对着真姬的西装嘟囔道,“但就算是很强的人也有他们的极限。要是某天你到了极限,然后我失去你该怎么办呢?”

   “你不会。”真姬把妻子抱得更紧,“如果你在害怕黑暗夺走我的话,这不会发生。”因为她已经确保在那发生之前她不会存在了。那是她知道绘里和海未会尊重的承诺,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个地步的话。

   “我希望如此,否则我会救活你,然后就能亲自再杀掉你。”妮可的头靠在真姬肩膀上,“你以为我一直救你的命是为了什么?”

    真姬咯咯笑了,“我就知道。我能这么好的预测你的谋杀企图,简直有些浪漫。”

   “你有自己浪漫的方式。”妮可承认道,“非常扭曲、奇怪、诡异——”

    “这段会以一个轻点的词结束吗?”

   “——可能也有些危险的方式。因为你我可能会死。我非常肯定那个时候我灵魂出窍了一瞬。”

    真姬不确定妮可这个时候是不是在等她的回答。但她无论如何都会给出的,“你那时很勇敢。现在也是。就还跟我在一起来说。”

   “我知道。”妮可喃喃道,“但我从来不害怕你,一秒都没有。”

   “在你知道我真实的身份之后也没有?”真姬不可置信地问。

   “那个时候也没有。如果非要说的话,我为你感到害怕。害怕一旦你发生了什么,就意味着我们的终点了。但我从来没有怕过你。”妮可更紧地依偎着真姬,“毕竟,我怎么会害怕一个为了我自愿戴上粉色兔子领带的人呢?”

   “你就不放过那件事了,是吧?”真姬喃喃道。虽然在抱怨着,但是一个微小的笑容浮现在她嘴角。

   “不,不会放过那件事的。”妮可轻声同意道,“我不会让你离开。”

    真姬闭上眼睛,只想享受妻子带来的温暖,“没有你我哪儿也不会去。”

   “真姬,”妮可低声道,紧紧抓着真姬的西装,“我们一起回家吧。”

    “好。”

-------------

    真姬告诉海未她们要回去的时候,小鸟还在演讲。

   “我想谈话进行得还不错?”海未谨慎地问道。

    真姬笑了笑,“比你能想象得还要好。”

   “那我就祝你们度过一个美好的晚上。”海未点点头,几乎想向妮可鞠躬。除了妮可的名人地位,她与海军对抗的勇气让海未对她肃然起敬。

    妮可挥手说再见,微笑着,一直因为知道真姬在工作上有海未这样冷静理智的同伴而感到安心。这的确让她对真姬的安全更有信心了。

   “你真是太棒了。”海未微笑着向她的妻子打了个招呼,轻轻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

    小鸟轻轻笑了一声,高兴地用手臂环住海未,“每次你都这么说,你这个会讨好人的家伙。”

   “我?”海未咯咯笑了,搂住小鸟的腰,“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向你表白了。我可不觉得那是讨人喜欢。”

   “的确,但那也有它独特的魅力。”小鸟沉吟一声,开始左右摇摆。海未也跟着她摇摆。“我们当时在跳舞,像现在这样。”

   “伴着一曲舒缓的音乐。”海未喃喃道,“我记得自己那时在担心手有没有出汗。有吗?”

    小鸟的头靠在海未肩膀上,轻声笑着的时候,她的呼吸在海未脖子上轻轻地挠着痒。“诚实地说,我不记得了,因为我也在担心同样的事。但我想我几次踩到了你的脚。”

    海未咯咯笑着,嘴唇贴近小鸟的头发,“我记得。你一直在说对不起。其实我甚至没注意到你踩了我的脚,因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是你闻起来好香。”

    小鸟轻声笑了,“所以你才发出奇怪的吸气声。”

    海未僵住。她呻吟道,“天哪,你注意到了?”

   “当时我十分注意你,”小鸟轻轻笑着,“那天晚上没有别的事更重要了。”

   “我简直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笨蛋一样。”海未喃喃道,“你什么都没说,真是人太好了。”

   “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小鸟微笑道,“我太紧张了,一直跳的跟不上节奏,弄乱了我们的舞步。”

   “噢,所以那是因为你?我以为弄乱舞步的人是我。”海未喃喃道。

   “对不起。”小鸟无辜地说,“但我冷静不下来。整段时间我都在想这支舞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嗯?”海未的手指轻轻在小鸟的背上画着圈,“为什么?”

   “你真的要问?”小鸟叹了口气,在海未的爱抚下满足地闭上眼睛。“你不记得我们是怎么遇见的了吗?”

   “噢,”海未喃喃道,吞咽一下。她那时没有留下最好的印象。“让你看到我丑陋的一面了。我怎样道歉都不够。”

   “不,我宁可了解你的所有,而不只是漂亮的那些。”小鸟温柔地回答道,“在漂亮那面的基础上,爱上一个人很容易。要接受我们爱上的那个人不是他们真正的样子会比较困难。”

她们现在跟着又响起来的音乐摇摆着。

   “你想了很多,”海未低语道,不确定为什么感觉小小难过的感觉刺着她的心脏,“原因是我吗?”

    没有回应本身也是一种回应。

   “对不起。”她对着小鸟的头发喃喃道,“真的很对不起。”

   “因为什么?”小鸟悄声问道,“只是我的想法而已。”

   “是的,它们是你的想法,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海未说,“因为我想了解你,小鸟。我想弄明白为什么你这样的人还爱着我这样的人。每天,当我在你身旁醒来,我都在想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或者所有一切都是个残忍的玩笑。”

    她们停下了跟着音乐摇摆的动作。

    小鸟从海未肩膀上抬起头,凝视着她的眼睛,“我和你结婚了,海未。我为什么要为我没感受到的东西做这么多?”

    海未看到妻子担心的表情时感觉心跳加快,“你对我工作的接受度吓到我了,小鸟。我没有错觉,我知道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我做的事不对。所以我还害怕着某天你意识到我是个怪物,然后决定离开我。”

   “海未……”小鸟的手指抚上海未的脸颊,“我不觉得怪物会害怕别人离开他们。”

    这话让海未呼出一声轻笑。小鸟总是知道应该说什么来打破紧张感,让她冷静下来。

   “我没接受你的工作。”小鸟说,指尖描摹着海未的下颚线,“我接受了你,海未。我对你做的事情的严重性也没有错觉,但你知道我对什么也没有错觉吗?”

    小鸟的拇指轻轻抚摸着海未的下唇,“你对我的感情。你刚刚说的所有话,不都证明了你有多在乎我吗?你每天都在与暴力和死亡打交道,但,你最害怕的是失去我。”她的拇指换成了嘴唇,挑逗地擦过海未的唇。“那就是我爱你的原因。”

---------

    活动快结束了,只有零星几位客人为最后一两杯酒水逗留。

    小鸟因为整个晚上都在和人打交道十分疲惫,她正靠着海未,仿佛她是个枕头一样。她沉重的头搁在妻子的肩上。

    “你得去睡觉。”海未喃喃道,抚摸着小鸟的头,“我们回家吧。”

   “你知道我们一定得最后,”一个哈欠打断了小鸟的回答,“离开。”

    海未沉吟一下,想起了作为主人的礼仪,但小鸟几乎要站着睡着了。她整个人都靠着海未,大部分体重都转移到了她身上。

   “也许如果我看起来够吓人的话,他们会明白暗示然后离开的。”海未提议道。

    小鸟嘴角逸出轻轻的笑声,“别吓跑了我们的商业合作伙伴,海未。”

    海未叹了口气,只是点点头。她能感觉到小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她考虑把小鸟抱回家的时候,看到了——“绘里?”

   “噢,海未,嗨。”绘里看起来有些找不到方向,她抚平皱巴巴的西装,迷惑地四处看了看,“已经结束了吗?”

    海未放低声音,以免吵醒陷入梦乡的小鸟,她轻声问道,“你去哪儿了?”

   “啊,”绘里四处拍拍自己,发现她的领带不见了,“我在——我是说,和希在一起。”

海未突然明白过来,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觉得震撼还是厌恶。“那希在哪儿?”

   “在洗手间。”绘里皱着眉,指着小鸟,“她……?”

海未只是点了一下头。

   “好吧。”绘里轻声道,一只手穿过乱糟糟的头发。她呆滞的眼睛又四处看了一圈,“妮可和真姬呢?”

   “她们提早回去了。至少她们还有私下做的体面。”海未意有所指地说。

   “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绘里不屑地摆摆手,“而且别用她们作例子跟我说体面。我很肯定妮可的经理两次在更衣室撞见她们后都想辞职了。”

    “我的错。”海未喃喃道。

   “顺便一说,等希回来之后我们也要回家了。”绘里告诉她。

   “做的好。”海未不是故意说得带讽刺意味的,但大概让那句话听起来不带讽刺不太可能。

   “她在那儿。”绘里说,表情亮了起来。但在她看到希停下来和一个熟悉的人说话时,皱起了眉,“和SarahWang在一起。”

    海未小心地转过头看向和绘里一样的方向,免得自己动作太大吵醒平静沉睡的妻子,“她有点奇怪,让我烦扰了整个晚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的反应十分奇怪。”

    “因为她看起来有些熟悉,是吗?”

   “你怎么知道的?我们以前和她打过交道吗?”

   “几乎打过。”绘里微笑着回答,“你忘记了一件事,是吧?”

    海未不耐烦地叹了口气,“给个提示?”

    绘里清清嗓子,意有所指地看着小鸟,“如果我们选了Wang帝国作为我们进入富有世界的通道,那么现在事情会很不一样。”

    海未吞咽一下。她想起来了。几年前,在她们需要富有腐败世界的关系时,她们要在南集团和Wang帝国,两大在各自领域里占优的公司之间作出选择。但因为Wang帝国的继承人大部分时间住在香港,选择落在了南集团的继承人身上。但无论是哪个选择,海未的目的都会是一样的。

    “噢。”她喃喃道。

   “的确应该‘噢’一声呢,”绘里轻轻笑着,“但推测‘当时这么做会怎么样’没有用。我只和她说过一小会儿的话,所以没什么能告诉你的。我知道的事只有一件……和她在一起你不会幸福。”

   “现在除非是小鸟,我和谁在一起都不会幸福,”海未嘟囔着,一只手放在小鸟脑后。

“那我呢?”绘里开玩笑道,“二十年来我都陪在你身边呢。”

    海未微笑着,“你是我的家人。你当然是我幸福的基础之一。”

   “啊,”绘里局促地挠着脖子,“闭嘴。你那么说只是想上我的床(字面上是:到我裤子里)罢了。”

海未轻声笑了,“大概吧,但我看到已经有人在了。你的裤子拉链开着。”

   “什么?”绘里低头,“该死!你怎么不早说?”

    “我想知道你多久才能发现。”

绘里拉上裤拉链之后,怒目瞪着海未,“你很幸运我不能杀了你,因为我知道一旦试图做什么,死掉的会是我。”

   “谢谢,我就认为这是赞扬了。”海未微笑,“噢,希过来了。”

即使希的外表比绘里整洁,她眼睛里的光芒告诉海未的比她想知道的更多。

   “你们两个可以回去了,我会处理剩下的事。”希说,示意海未和小鸟。

    “但是——”

   “不用,我是这次活动的经理。”希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一抹淡淡的晕红染上了脸颊,“在这里等到结束是我的责任。小鸟更需要休息。”

    海未不喜欢绘里脸上怪异的笑容。她问希道,“我能依靠你处理完今晚的事,没有其他东西让你分心?”她意有所指地盯着绘里,而绘里则无辜地看向另外一边。

    希脸颊上的晕红加深了,“啊……是的。交给我吧。”

    海未扫视绘里一遍,让金发女子露齿笑了,“你不相信我?”

   “如果是我的命,我相信你,”海未说,“但在希身边管好自己的手?没那么有信心。”

    “有理有据。”

   “绘里,你也要回家。”希说,交叉手臂,“我要做我的工作。”

   “希?”绘里的表情垮了下来,“但——”

    希眯起眼睛,“绘里。”

    “是。”绘里叹了口气。

    看着朋友间的互动,海未笑了起来。绘里也许在身体上每一方面都比希强,但如果希想的话,没人能比她更有权威。

   “像一千名士兵一样勇敢,但最终,还是矮将军一头。”


The End

评论(20)
热度(102)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