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SS同人翻译】【千曜】在海上

原文hoshizora(damocles) 

ao3原文链接

从千曜幼年相遇开始讲起的温暖短篇,仿佛内浦轻柔的海风。

原作语言简单直白,但并不缺乏感染力,欢迎大家围观原文点赞!

我就是被这篇拉进了千曜大坑

-----

原文注:我爱千曜。我都不写小说,也不知道怎么写。不过我爱千曜。与LoveLive!Sunshine!!直到第10集的发展一致,以防你们还没看过!

-----

    “别光脚跑出去,又会弄脏的。”

    曜抬头看着母亲。因担忧而轻轻皱起的眉头在女人脸上留下纹路。

    “你在听吗,曜?”

    “在啊,当然啦。”曜回答道,抬起脚让母亲看到脚上的人字拖,“看到了吗?我穿了拖鞋。”她从门厅坐着的地方站起来,弯腰抓起一排鞋子旁边的双肩背包。“我午饭的时候回来。”她说,然后出了门。

    正门在她身后紧紧关上,曜立刻踢掉了人字拖,光脚踩在柏油路上。鞋子只是个累赘,特别是在刚入夏的清晨。这时的她脚下的水泥路微微有些温暖,没到灼热的地步。

    而且,当然了,在她要去的地方根本不需要什么鞋子。

    和往常一样,海滩很安静。曜把脚埋在沙子里,盯着在眼前铺陈开来的大海。这大概是她整个世界里最喜欢的东西了。海盐的气味,清凉的海风沙沙吹过她的头发和肌肤。几乎没什么东西能让曜喜欢到超过大海。她闭上眼睛,脑袋轻轻后仰,尽情享受清晨的海风。

    曜有些好奇父亲现在在做什么。

    她睁开了眼睛。

    暑假意味着她的父亲要回家了。

    从小时候开始,父亲就允许曜到他的船上去。她经常假装自己是个出海的船长,一玩就是几个小时。她的父亲托着她的手臂,将她举得比舵还高,这样她就能看见完全看见那伸展到视线边缘的蓝色大海。他举着她旋转,让她大声喊出几条喜欢的船长命令,然后把她放在甲板上,脱下自己的帽子,戴在曜头上。当然,帽子会掉下来挡住她的眼睛,别人只能看见帽檐下被风吹起的头发和大大明亮的笑容。

    “亲爱的,别再那么干了。”她的母亲半开玩笑地说,“她以后会变得和你一模一样。”

    “唔,那有什么问题?她能航行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去。她能追逐任何梦想。”他弯下腰调整曜脑袋上的帽子,“如果她想的话,可以征服任何一片海洋。”

    她的母亲翻个白眼,“你是个轮船船长,又不是海盗。”然后引来一阵笑声。

    都是同样的日常,一遍又一遍。

    然而,时光飞逝,曜开始上学,父亲也开始变得忙碌。这段时间,她的父亲实在太忙,无论曜还是母亲,都是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才能见上他一面。有时能碰上一些忙里偷闲的周末,或是些许偶然的空闲时间,但过不了多久父亲就会回到海上去。

    也许这是渡边家的传统吧,热爱大海胜过一切。

    那是她小学二年级暑假的第一天,曜等着父亲回家来。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大海显得很深很蓝,而且空荡荡的。

    曜弯下腰,握起一把沙子,看着它从指缝间流回到地上。有些奇怪。她在学校有很多朋友,不过仅此而已:学校的朋友。她从来没在学校外面见过他们。曜止不住觉得心里有一股深深的、扣动心房的寂寞。这种寂寞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长。

    过了一会儿她才明白,手里的沙子会变得湿漉漉的是因为自己的泪水。

    她还没来得及用另外一只手擦擦眼睛,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而她接下来注意到的,只有桔色头发的光芒和非常、非常洁白的牙齿。

    “你哭的很厉害呢。”

    曜对这个人的突然出现有些震惊,她静静地盯着这个跟她搭话的女孩看。她比她稍稍高一点,有着鲜艳的桔色头发。头发里夹着树叶和小树枝。实际上,这个女孩看起来简直是一团乱。笑容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珍珠一般闪耀的、明亮的微笑,也没有害羞。

    “你在为什么事难过吗?”女孩问道,“以前都没见过你伤心的样子。啊,这可能听起来有点奇怪,你大概不认识我。不过我在学校见过你。我在你隔壁班。”她稍稍歪了一下头,微笑着说,双手背在身后,“我叫高海千歌。”

    又过了一会儿,曜才能说得出话来。

    “你的头发怎么了?”她突然直接说道。

    “啊?”千歌问道,双手马上抓住几缕桔色的头发。她抖出了几片树叶和几根小树枝,把它们丢在一边。“噢,我之前穿过了一片灌木丛而已。”

    “穿过灌木丛?”

    “我在追松鼠。”千歌眨眨眼,仿佛这是早上7点大家都会做的事一样,“那只非常大。”说的好像这能让她的追赶看起来合理。

    曜再也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你在笑我。”千歌撅起嘴,叉着腰,“我还以为你在为什么事情难过呢!”

    “对不起,”曜说,擦了擦还有些红的眼睛,“我不是故意要笑的。我是渡边。渡边曜。”

    “是个好名字。”千歌微笑道,噘嘴的表情消失了,仿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想和我一起游泳吗,曜?”

    “我还以为你想知道我是不是在伤心呢。”

    “我之前是想知道。”千歌承认,“不过之后看你笑了,那你应该已经感觉好些了吧。来吧,我们走!”曜还没来得及想出什么来回应,她已经走过了一半的沙滩,差不多到了海边。

    千歌的笑容很明亮。也像珍珠一样闪耀。也并不害羞。

    而且有着无可救药的感染力。

-----

    暑假里没有一天曜没和千歌待在一起。

    她们每天都比赛游泳。不出所料地,曜每次都取得胜利,即使她让千歌先游一段。

    她们花上几个小时,用棍子在沙滩上挖虫子,然后用自制的网捉住。不过后来她们的母亲禁止了这项活动,因为有一次千歌被蜜蜂蜇了一口,而曜不得不一路拖着哭泣的千歌回家。(“曜酱,我要死了!”“你不会死的!”“你怎么知道!”)

    然而,在千歌的手指包上创可贴后,这并没有阻止她们继续抓更多的虫子。

    千歌生日的前一周,一只迷路的小狗跟着她们走到了海滩。它一整天都没有离开她们身边。傍晚时分,千歌已经给他起了名字叫小香菇,郑重其事地发誓说会以生命保护他。“他是我的。”她的双臂圈住了小狗。她上高中的姐姐们,好像并不热衷于在家里养狗。

    曜在千歌的生日派对上认识了松浦果南。果南很高,又比她年长,而且仿佛知道怎么处理好所有事情。对此曜有些许羡慕。她似乎没花什么力气,就说服了千歌的姐姐们和父母让小香菇留下。当小香菇戴着写有“千歌生日快乐”的派对帽冲进旅馆前门的时候,千歌露出了令人难忘的微笑。“谢谢。”千歌抽泣着说,脸颊贴在小香菇的脸上,十分用力,仿佛要与他合为一体,“我会永远爱他的。”

    她们原来会堆起比她们还高的沙堡,不过某次小香菇跑过来铲平了曜细化了五个小时的城堡之后,这项活动就没那么有趣了。

    她们去参观水族馆,脸颊和双手都贴在鱼缸的玻璃上,直到工作人员让她们退远一些。千歌看青蛙展览的时间长到令人痛苦,而曜不得不把她拖走,即使抵挡住千歌的哀求非常困难。

    曜在千歌家过夜的时候多得数不过来。可能她在千歌家住的时候比在自己家都多。她的父亲回来了,曜很高兴,不过她内心中寂寞的乌云已经散开退去,阳光照了进来。

    她们一起看电影,看动画,一起玩电子游戏。千歌其实很擅长打游戏。“我练得很多,”千歌露出笑容,“姐姐们都是厉害的对手。”有时她们过了半夜才睡,之前则挤在千歌的床边,在一支老旧手电筒的昏暗灯光下,悄声讲一些不太吓人的鬼故事。曜醒来的时候脑袋靠在千歌的肩膀上。她最好的朋友的肩膀上。

    果南回来教她们做暑假作业,不过直到她们回校前一天的下午3点,曜和千歌才没把她赶走。果南十分耐心温柔,不过她知道不能让千歌离开她的视线范围。那是曜度过最无聊的日子之一,但是还马马虎虎吧,因为千歌也在,即使她们只是加加减减算上几个小时。

    千歌和曜一起奔跑,光着脚踩在水泥路上、柏油路上、沙滩上、地毯上和海水里。那个夏天里每天如此,之后的每个夏天也都一样。

-----

    “千歌酱,长大了你想做什么?”

    她们当时是初中二年级。千歌抱着自己的椅背,脑袋搁在顶端。她透过窗户看着教室外面。外面天气不太好的时候,有时她们就在教室度过午休。

    “不知道,”她最后回答道,“我什么都想不出来。”她看向坐在她后面的曜,“你想和你爸爸一样当船长,是吧?”

    “对,”曜点点头,“我一直最爱大海了。”

    “那我呢?”千歌撅起嘴,在笑出声之前摇了摇头。

    曜顿了顿,她的心跳突然加速,然后又回落到正常的速度。她重重吞咽了一下,然后大声笑了,“大概我也会一直爱你吧,千歌酱。”

    “现在怎么伤感起来了。”千歌翻了个白眼,“只是开个玩笑。”

    曜微笑道,“我知道。”

    停顿了一会儿,千歌开玩笑地推了推曜的手臂,“不过……我也是。”

    “嗯?”

    “我想我也会一直爱你的,曜酱。”

    停顿。曜越来越能感觉到热度,脖子后面、耳朵尖和胸口深处都是。

    “啊啊啊,我说出来了!”千歌大笑,转回头双手捂住脸,咯咯笑道,“听起来好奇怪!”

    “是吗?”曜问道,有点紧张。

    “是啊,因为……我们是朋友嘛。”千歌说,“当朋友这么久了,说这么肉麻的话听起来会奇怪吧,是吗?”她看着曜,“不过,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曜回应道。她看着千歌,研究她的脸,观察她的嘴角怎么稍稍上翘,看起来像总是挂着小小的微笑。

    曜把手伸进包里,找她带来午饭时候吃的蜜柑,但是她拿出了一把果皮。

    “你吃了我的蜜柑?”曜问道,瞪着千歌。她最好的朋友伸伸舌头表示道歉。“我要收回我的爱,”曜怒道,“才不给你。”

    “什——么?一点都不给吗?就算……一丁点都不行?”

    “一丁点都不行。”

    “没有曜酱的爱,我会变成什么人啊?”千歌夸张地喊道,站起来朝天空伸出手臂,然后倒在椅子上,发出一串笑声。

-----

    曜把泳镜摔在地上。撞击发出的声音在更衣室里回荡。她游得很好,但不够好。全国初中游泳大赛已经永远都不可能参加了。曜摔了一跤,倒在自己的储物柜上。她游得太慢了。她从来没有慢过,不过今天太慢了,在最重要的一天。

    “曜酱……”

    曜抬起头,看向更衣室的门口。千歌看着她,嘴巴张开,眼睛里满是难过。

    曜抬起手臂擦着脸,把泪水和泳池里的水一起擦掉。“别看我。”她说,然后把脸埋在手臂里,一边抽泣一边打嗝。

    “你已经做到最好了……”千歌跪在她身旁,手臂环住她,把她抱紧,“你已经做到最好了,你真的很厉害,高中——”

    “我的最好还不够!”

    曜从来没有这么大吼过。千歌踉跄后退一步,眼睛睁大了。

    曜立刻感觉到悔意在心中跳动。她不是故意要吼她的,她不是故意要吓她的。千歌脸上的害怕和震惊让曜承受不住,但是她停不下来。她既愤怒又失望,即使不想让千歌难过,她也阻止不了自己。

    “别再说我做到最好了!就好像做到最好有什么用一样!如果我的最好不是所有人中最好,就没有任何用处!”她的脸涨红了,挂着泪水,声音在抽泣声中颤抖。“不懂的话,大概你应该让我一个人待着。”

    “但是……”千歌开口,“曜酱,我只是……”

    “无所谓!”曜怒道,“无所谓,无所谓,无所谓。一辈子什么都不做一定好极了,千歌。没有你热爱的东西一定好极了。每天就这么回家一定好极了。没有一帮大人在你耳朵边吵吵嚷嚷,说什么一定要当最好的那个,说什么赢了的话对学校有这么多好处,说什么参加全国比赛对我来说不过小菜一碟。没有能赢或者输掉的东西一定好极了。”

    停下,停下,停下。别对她大吼,别这么做。停下。

    “我做到最好了,但什么成绩都没拿到,现在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了,所有希望我赢的人都会讨厌我。现在做到最好已经无所谓了。什么都无所谓了。让我一个人待着吧,千歌。走开就好。”

    曜再次把脸埋在了手臂里,感到既愤怒又羞愧。羞愧、后悔、震惊、厌恶。

    她能听见千歌哭了。她能感觉到千歌的胸口因为抽泣而起伏,她也能听见千歌哭着打嗝的声音。但她听不到千歌离开的脚步,因为即使曜喊着让她走,千歌也不会离开。无论如何千歌都不会离开渡边曜。

    曜感觉到颤抖的手臂环住了她,想把她拉到怀里,想把她抱紧。

    “千歌,我让你——”曜开口道,但千歌打断了她。

    “我知道,曜酱。”她低语道,嗓音在哭声中听不太清楚,“我知道。但我做不到。你知道的,是吧?你知道我不能离开你。”

    一阵长长的沉默。曜被抱在千歌怀里,脸颊贴着她的胸口。

    “你为什么不生我的气?”曜对着千歌被泪水浸湿的衣服含糊道,“你为什么不讨厌我?”

    千歌轻轻,带着抽泣声笑了一下,“我生气了。”她承认,“我很生气,曜酱。我想揍你。”

    “我罪有应得。”

    “没错。你应该被千歌亲怪兽拳打上一百下。”

    “一千下。”

    “一百万下。”

    曜笑了起来。

    “……对不起,千歌酱。我不应该那么说的。”

    “没事,”千歌最后回应道,“没事。”

-----

    刚刚升上高中一年级,她们去了东京。东京明亮繁华、色彩斑斓,而且闪闪发光,但是没过多久千歌就被吸引到了一块闪烁的屏幕前。

    住在东京酒店的那晚,千歌喋喋不休地和曜讲着学园偶像的事。曜第一次看到她的眼睛像这样闪闪发亮。一股温暖涌上心头。

    那是一股她十分熟悉的温暖,时强时弱,但似乎总是多多少少在她心里。有时候温暖非常强烈,在千歌笑起来的时候,在千歌闪闪发亮的时候,在曜半夜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想着千歌头发的味道和沐浴露的香气的时候。

    这股温暖在别的时候也会出现,有时是千歌讲了冷笑话但曜不得不附和着笑,不然千歌就会一拳打在她肩上,有时是千歌半夜给她打电话,说自己不小心吃了姐姐放在冰箱里的布丁,如果第二天她被美渡姐杀了,曜就会得到小香菇的抚养权和她存钱罐里所有的钱。

    这股温暖会烧灼起来,在千歌靠近她、手臂环住她的肩膀、或是拉着她的手臂的时候。这股温暖会变得滚烫,在千歌弯下腰,靠得太近,问着曜如果蜜柑吃得太多,头发是不是真的会闻起来像蜜柑一样的时候。是真的吗?曜不知道。她能闻到的只有鲜花的芬芳。她能看到的只有亮红色的眼睛。她能感觉到的只有一种带来些许刺痛的情感,蔓延到全身。

    这股温暖有些吓到她了,在她发现自己想着千歌真是漂亮的时候。

    “我想我终于找到了。”千歌说,俯下身握住曜的双手,“我找到我热爱的东西了!”

    曜不禁红了脸,她和千歌在更衣室吵架的记忆突然涌了回来。

    “学园偶像,曜酱!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从来没听说过她们!你看,我已经在网上搜到了一大堆关于μ’s东西。”她把自己的手机推到曜面前。曜看到了一堆照片,上面都是和她们一般年纪的漂亮女孩,穿着蓬松可爱的服装。

    “她们真……”

    “闪亮!”千歌替她说完,“她们简直闪闪发光!太让人惊讶了。你应该看看她们的演出。我给你发个Youtube播放列表。”她疯狂地按着手机。

    “你想当偶像?”曜问道。

    千歌停下了动作,突然有点迟疑。“很……奇怪吗?”她问,扯着一缕头发,“她们这么闪闪发光,不知道我是不是能……”

    “不,不,不奇怪!”曜迅速说,抬起手反驳,“你已经闪闪发光了。”

    “和她们不一样,”千歌摇摇头,“我要像她们一样闪耀才行。我要可爱才行,你明白吗?或者……帅气。”

    “你很可爱,”曜说,“也很帅气。”

    千歌撅起嘴,“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才会那么说。”

    “不对,因为这是真的我才这么说,”曜皱起眉头,“如果你想做的话,就去做吧。你要是下定决心的话,我知道你什么都能做到。”

    千歌微笑,“谢谢,曜酱。”

    “没什么值得道谢的地方,”曜害羞地含糊道,“我说过了,这是真的。”

    千歌突然俯下身,双臂环住曜的脑袋把她抱紧。“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呢?”她问,笑了两声。曜又感觉到了那有些刺痛的情感。

    “我才是该这么问的人,”曜说,“没有你领着我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

    “你喜欢千歌,是吗?”

    曜僵在原地,差点把手里抬着的氧气罐掉到地上。她看向果南,她的神情古怪地平静,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当然喜欢千歌了,”曜终于回答,把氧气罐放下,“她不是个坏人。”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果南说。

    “我以为我是来这里帮忙,不是来被人审问的。”曜抱怨道,果南笑出了声。

    “唔,你还没否认,那我就认为自己正中红心了。”果南走近她,指关节轻轻敲了敲曜的脑袋,“像你这么主动的人,我很惊讶你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你想让我怎么做?”曜问道,揉了揉脑袋,“表白?”

    “唔,一般恋爱都是这么开始的,是吧?”果南问,脑袋歪向一边。

    “关于恋爱你知道多少?”

    “什么都不知道。”

    “骗人。”

    “我才是审讯人,好吗?”果南挑起眉毛。

    曜叹了口气,“恋爱必须是两个人的事。”

    “谁说不能是两个人的事了?千歌可能喜欢你啊。”

    “千歌要是喜欢我就是疯了。”曜说,“毕竟她现在有梨子了。”

    “梨子?上个星期和你们一起潜水的那个女孩?”

    “对啊。”曜顿了一下,“她真的很漂亮,她们也经常一起玩。她们有点……心有灵犀吧。”她的手指绞在一起,“奇怪的……诗意的、音乐上的心有灵犀。就像她们是一体的两半一样。”

    果南皱眉,“仅仅因为她们看起来合适又不能说明千歌喜欢她。”

    “但是谁不会喜欢梨子呢?”曜问,“她很漂亮,又是从东京来的,又会弹钢琴。而且她知道怎么告诉千歌自己的感受,即使她们才刚认识。”她继续绕着拇指,“我不知道。她们看起来像灵魂伴侣一样。”

    “关于灵魂伴侣你知道多少?”果南说,“生活又不一定要和戏剧性的电影一样,曜。你和千歌之间也许有一样的默契呢。你比任何人都了解她。”

    “是的,没错,”曜说,“所以我知道她不喜欢我。知道她不会喜欢我。”她的视线投向天际线。快到日落时分,天空染上一片桔红。千歌头发的颜色。

    “我要回去了,有些晚了。”她说,“谢谢你请我过来,果南。”

-----

    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千歌。

    沉默不语的千歌,想哭出来,却为了其他人不会哭也不能哭的千歌。曜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考虑着她能为她做什么。她能说什么。一直都是千歌告诉她正确的东西,是千歌想方设法开解她。现在千歌需要帮助了,她迫切地需要某个人告诉她可以做自己,可以做高海千歌,可以感到伤心难过,可是曜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没睡多久。不久之后,梨子的电话把她惊醒。

    “梨子酱?怎么了?现在是,早上5点左右吧。”曜对着话筒打哈欠。

    “是千歌!她不见了!我觉得她去了海滩,但我哪里都找不到她。你能不能给其他人打电话?你能马上过来吗?”

    曜从来没觉得比现在更害怕过。她冲出家门,光着脚,外套也没怎么穿好,心脏怦怦乱跳。

    不过,虽然有着恐惧,虽然慌乱在她体内奔流,她知道不会有事的。因为梨子在那儿,因为如果梨子向她伸出手去,千歌会回来的。

-----

    在千歌家旅馆进行的集训很成功。她们待在那儿的两个晚上,曜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千歌和梨子的被子还是暖的,但空空如也。疼痛的感觉沉在她心里,这种疼痛似乎超过了想到千歌带来的温暖。

    她有点想出门去找她们,然而最终,曜还是没有动。她不清楚她是不是想看到她们。她是不是准备好看到她们了。

-----

    曜回到家,看见她的父亲坐在餐桌边,端着杯子喝茶。

    “爸爸!”曜的脸马上点亮,扑到了父亲张开手臂的怀抱里。

    “嗨,船长,”他微笑道,像以前那样,取下自己的船长帽,戴在曜的头上。它还是太大了,不过这次没掉下来盖住她的眼睛。

    “我听你母亲说你和千歌最近开始当学园偶像了。进行得怎么样?”

    “很……有趣,”曜回答道,“我们现在有几个人了,她们都很棒。哪天我会请她们来家里的!”

    “听起来不错。”他说,敬了个礼。曜则回了礼。

    “爸爸,你的船在码头吧,是吗?”她问,“你觉得我明天能不能驾它出去转一圈?”

    他皱眉,几乎要说不行了,但是曜继续请求道,“我保证会照看好它的!也不会划太远!你知道我可以的,我能做给你看!拜托啦?”

-----

    “上次我到你爸爸的船上来已经是很久以前了,曜酱!”千歌笑着,在甲板上乱跑。曜则占了舵手的位置。

    “别乱跳了,你会掉下去的。”曜说,不过能看见千歌这样开心真好。这么一想,她们一直在忙学园偶像的事,很长时间都没有单独相处过了。曜喜欢和其他人一起玩,不过只和她最好的朋友一起度过也很不错,甚至让她觉得有些怀念。

    虽然花了一点时间,但她们很快就到了海上。正和她承诺的一样,曜没有离码头太远,所以她只是划着船慢慢绕圈子。那天天气很好,咸咸的海风吹在她的肌肤上既凉爽又惬意。她闭上眼睛一会儿,用心去感受海洋。

    “你知道吗,曜酱,那样的你看起来最帅了。”

    曜瞬间红了脸,看向千歌,“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戴着船长帽子什么的。还有你驾驶的时候坚决的表情。”千歌说,“看起来很帅。”

    “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我这样了。”曜喃喃说道,把头转向一边。

    “唔,我也不是每次都这么想,”千歌直白地说,“不过现在是的。我觉得你这样看起来最棒了,曜。当你在海上的时候。你看起来像什么都能做到一样。”

    又出现了。那股温暖。

    那股心中的钝痛。

    她调整了一下帽子,突然觉得有些不自然。“我当船长的时候,我觉得我能去任何地方。觉得我能支配整片大海。”她说,“但我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

    “不,你可以,”千歌说,“你很好。大家都喜欢你。还有你游泳也厉害。什么事你都努力去做,而且……”她的声音小了下去,“你总是支持我,即使在我没能支持你的时候也是。”

    “不对。你总是在支持我。我才是那个……”

    “你觉得我没注意到吗?”

    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如果在世界的另一头,一根针掉在地上,曜也肯定她能听见。

    “注意到什么?”她最后问,无法直视千歌。

    “我的姐姐们总是说‘曜酱最了解你了!’不过反过来也是一样的。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你。我比谁都了解你。”

    “你想说什么?”

    “花了一点时间,嗯。因为我很难过,对自己很不满。因为让大家的期待落空,所以对自己很失望。我花了一点时间才弄清楚为什么你这么看着我。为什么你那么看着梨子。为什么你那么看着我们。”

    “千歌,我们回去吧。”她把手放在舵盘上,准备转向,可她突然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她的。“千歌,请别这样。”她低语道。声音很低,她怀疑自己有没有好好说出来。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她在哭。可恶,她在哭。我总是对她做这种事,我总是把她弄哭,我总是……

    “为什么你不跟我说你受伤了?为什么你不跟我说你很伤心?你总是……你总是什么都跟我说的。‘全速前进’。那是你啊,曜酱。所以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不开心?你觉得我会不在乎吗?我最后不会发现吗?因为有梨子,我就不想让你当我最好的朋友了?”

    曜沉默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没什么她能说的。

    “我希望你什么都告诉我,曜酱。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你知道我离不开你,我永远都离不开你。”

    曜感觉炽热。她感觉眩晕。她的胃里搅成一团,她的心脏怦怦乱跳。千歌的哭泣声在她耳边回响。

    曜抬起头。她向前走了一步,盈满泪水的眼睛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千歌桔色头发,千歌红色的眼睛。船轻轻摇晃。

    她吻了千歌,笨拙地,毫无章法地。她差点没吻到,不过千歌抬起手臂,把她扶稳。她们的双唇触碰了半秒,曜突然后退一步。

    “啊,天啊,千歌酱,对不起,那是……那是……”没有可以逃跑的地方。如果曜真的想跑的话,她可以跳进海里变成一条人鱼,永远都不回来。这个想法挺有诱惑力的。

    “别敢说那是个意外,”千歌说,“敢的话我就给你一个千歌亲怪兽拳。”

    “什么?”曜问道,太惊讶作不出别的反应。

    千歌往前一步,伸出手臂环住曜的脖子。她眼角还挂着泪珠,不过在微笑着。曜能看见的,只有珍珠般洁白的牙齿。松了口气的微笑。

    “别跟我说你喜欢那么做。”曜低声说,几乎有点害怕听到回答。

    “我当然喜欢啦!我又不是笨蛋!我当然喜欢你啦,曜酱!”

    突然间,世界上的声音又回来了。曜能听到海鸥的叫声,她们脚下海浪轻柔的波动冲刷声,远处人们在码头上发出的嘈杂声。

    然后曜哭了起来。

    “一直以来,”她抽泣着,用袖子擦着脸,“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你不喜欢我,你不会喜欢我,像你这么好、又漂亮、闪闪发光的人不可能喜欢我。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够好,世界上其他的事情我都能努力去做,但是无论我怎样,对你来说我都只是朋友。你哭的时候我甚至没法安慰你,你难过的时候我什么都解决不了,那些事情我都做不到,我一件都不擅长,无论我认识了你多久,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不能成为你的另一半——”

    “我不用你成为我的另一半!”千歌打断她,“我只要你当曜酱。”她放下环着曜脖子的手臂,双手捏起她的脸颊,“那么多年以前我遇到的,一样的曜酱。那个曜酱已经够好了,那个曜酱一直都是最好的。你坦率的样子我最喜欢了。”

    曜抽泣了一下。她们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曜的呼吸平稳下来,脸上的泪水也开始干了。

    “我们回去吧,船长。”千歌温柔地说。曜把脑袋靠在她的肩上,低着头,那样千歌就看不到她的微笑。

    “好。”她最终回答道。她把头稍微抬起一点,越过千歌的肩膀看向她们身后无边无际的大海。晴朗、几乎纯白的天空。蔚蓝闪耀的海水。千歌被风吹起的桔色头发。千歌红色的眼睛,蘸着泪水还有些湿润。千歌那有着无可救药的感染力的微笑。

    没错,曜最喜欢大海这样的景色了。

评论(5)
热度(74)

© 深雪梦东风 | Powered by LOFTER